推荐阅读——《投资最重要的事》 风险提示 短线爆发 长线潜力 涨停 牛股

compass_zhou 7月前 203


推荐阅读——《投资最重要的事》


再次重温霍华德.马克斯这本《投资最重要的事》,每每读到一些非常好的句子时,都会重复多读几遍并陷入思考。当再次合上书时感到受益匪浅,于是抽空写写读书笔记,将阅读的感受分享给大家。

什么是好投资?马克斯的一句话可以全部概括:“我们的目标不在于买好的,而在于买的好。”按照我的理解就是说,“买好的”是指那些看似优秀的企业,有好的产品、较大的市场份额、很好的利润率等等。而“买的好”则是以低于内在价值的价格买进,也就是说:买好公司不如买价值被低估的好公司。反过来说,好公司不等同于好的股票,如果一家好公司以过高的价格在市场上交易,这就不是一项好的投资。

那么,怎样才能够“买的好”呢?必然是要能够洞见到资产的价值以及它现在所交易的价格。而价值评估和价格判断则是一枚硬币的两面,缺一不可。格雷厄姆曾说过,外门汉如果只需稍微努力一下便可以取得不错的结果,但是如果想在这个基础上再进一步,则需要更多的实践和智慧。想要在证券市场上取得投资成功,第一:正确思考,第二:独立思考。

马克斯在书中讲的十分有道理,无论是谁初入投资这个领域时,都不会天生具有完整的投资理念。而投资理念是通过实践和智慧长期总结下来的。如果不能够在日常生活、工作当中积累经验教训,就不可能形成有效的理念。而在好的市场氛围下投资将变得十分容易,即便是什么都不懂的人也能进入市场捞一笔,然后四处炫耀他(她)的光辉战绩,但这并没有意义。除非只捞一把并发誓永不进入市场,如此,他(她)就可以炫耀一辈子“我是如何在三个月内速成股神并取得五倍收益的”不败神话。否则是不可能积累什么具有价值的经验教训,长期来看一无所有是大概率事件。而最有价值的经验是在最困难时期学到的。也就是说,当市场环境变得非常糟糕时,你在做什么?都收获了哪些?顺境只会让人变得轻浮而不可一世,而逆境才是真正获得深刻的见解并成长!

关于第二层思维】

马克斯所说的“第二层思维”,我的理解就是——深入思考、逆向思考。第一层次思维是说,寻找的是简单的准则和简单的答案。而第二层次思维是说,成功的投资是简单的对立面,非凡的表现仅仅来自于正确的、非共识性的预测,而非共识性预测是难以做出、难以正确做出并且难以执行的。所谓深入思考,就像是丰田所提出的5W理论一样,连续问五个为什么,答案就会浮出水面。所谓逆向思考,比如你不可能在和其他人做着同样的事情时期待更胜一筹,只有逆向去思考,你的做法非常规时,你的表现才会高于其他人。以低于价值的价格买进资产具有超凡的吸引力,但你必须拿出不同寻常的洞察力、远见、分析力等等。通常来说,一种有效的方法有时是奏效的,但并非永远有效。即使是最优秀的投资者们也不可能永远正确。因为根本就没有放之四海皆准的投资法则。投资并不是一门精密的科学,甚至有可能完全不在科学范畴之内。彼得林奇曾说过:投资是一半科学及一半艺术,过度迷信任何一方都将会走入歧途。如果掌握科学能够投资成功的话,那些财务高手和经理人们应该个个都是世界富豪才对,可是为什么不是呢?同样,如果过度相信自己的感觉就能投资成功的话,那为什么那些“占卜师”们还在每天为生活而奔波到处讲座呢?但也并不是说我们要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为了逆向思考而逆向,为了与众不同而与众不同,那是不明智的。你必须建立在正确的思考和方法之上才行!

关于市场有效性假说】

对于市场有效性假说的理论,很多大师级的人物并不赞同,巴菲特就是市场有效的反对者,他曾在《聪明的投资者》的附录中讲到了一个掷硬币的故事来嘲讽市场有效理论。而马克斯并不认同但也不是全盘否定。他认为没有一个市场是完全有效或无效的,它只是一个程度问题。马克斯的观察所带来的一个必然结论是,投资者应该寻找未被做出完全有效定价的市场或资产,而不是去追逐完全无效的市场。首先,有效市场假说的核心观点就是“你无法战胜市场”。因为市场的参与者所知道的信息基本是一致的,而信息会完全迅速的在资产价格上反映出来,任何人都不可能连续识别那些错误定价的资产并连续套利,因此市场是绝对公平有效的。马克斯认为,在大多数情况下市场虽然有效,但有效并不等同于就是正确!并举出一个例子:雅虎的股价在不同的两个时间段里分别是237美元和11美元,这两种情况中至少有一种必定是错误的,如果有效市场中的价格已经反映了群体共识,那么分享群体共识也许只能使你赚到大众收益。虽然有效市场常常错误地估计资产价值,但如果想要超越大多数人,就必须拥有第二层思维,也就是说你必须有自己独特的、非共识性的观点。

我的理解认为,市场永远有效是不可能的。事实上市场有效假说建立在一个理性的基础之上,而忽略了一个问题——大多数人都会受贪婪、恐惧、妒忌等心理的影响,这些心理影响是与生俱来的人性所致,而这些心理影响会成为由情绪驱动的非理性决策,从而导致人们对于资产价格的判断产生失误,最终影响到市场的有效性。对于市场有效性的问题,时刻牢记两句话:1.“市场有效”不等同于“正确”;2.“今天存在有效性并不意味着有效性会永远存在。”

【关于价格与价值】

若想取得不错的投资收益,就必须要对内在价值进行详细的研究及正确的估计。对于投资来说可分为两派,一类为价值型投资者,一类为成长型投资者。价值投资者的目标是得出证券当前的内在价值,并在价格低于当前价值时买进并在价格与价值处于一直时而抛出。简单来说,价值投资者相信当前价值高于当前价格,从而买进股票。而成长型投资者的目标则是寻找未来将迅速成长并增值的证券。也就是说,成长型投资者相信未来价值的迅速增长足以导致价格大幅上涨,从而买进股票。而在马克斯看来,真正的选择并不在价值和成长之间,而在当前价值和未来价值之间。价值投资者主要建立在分析公司当前价值的基础之上,而成长型投资者赌的是未来的公司业绩。当然,预测未来比看清当下更加困难,因此成长型投资者的成功概率会更低,但回报也比价值型投资者更高。而其他的所谓“图表交易者”或“占卜者”这一类型的投机者(我并不反感这一类型,只是不太相信),马克斯举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加以说明:“如果以10美元买进、11美元卖出,下个星期以24美元买进,25美元卖出,再下个星期以39美元买进、40美元卖出,这些交易者就认为自己是成功的。如果你看不到其中的缺陷的话——股价上涨了30美元,交易者却只赚到了3美元。”

假如你是一名价值投资者,并且已经估算出一项投资标的的内在价值,那么这还不够。接下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坚定的持有。因为在投资的领域里,正确并不等于正确性能够被立即证实;估价正确但如果不能坚持持有,那也是白搭。这就是那些财务专家为什么不能投资成功的原因。当持有的证券价格上涨时,人们会更加坚定信心,因为决策得到了验证;但是当证券价格下跌时,人们可能会开始怀疑决策的正确性,使得持有并继续以更低的价格买进股票变得十分困难,尤其是当跌幅超过10%、20%甚至更多时。彼得林奇曾经典的总结到:“一些人自诩为“长期投资者”,但是一旦股市大跌他们马上就从“长期投资者”变成了短期投资,在股市大跌时宁愿损失极大也会恐慌性全部抛出,或者偶尔能够得到一点点小利时也会迫不及待的将股票全部抛出。在波动不定的股市中,投资者很容易陷入恐慌。”真正坚定的价值投资者从来不把股市大跌看做一场灾难,而是把股市大跌看做是一个趁机低价买入股票的机会,因为巨大的财富往往就是在这种大跌中才有机会遇到。如果一只股票的内在价值为100块时,而当前50块时你很看好它并买进。那么当它的价格跌至30块时你应该更加看好才对,而价格跌至20块时你应该感到兴奋才对,而不是恐惧的卖出!但是,在面对损失时人人都会感到不安和郁闷,尤其是跌幅较大时所有人都会产生疑问与动摇:“或许是我错了?”当人们开始纷纷开始怀疑并动摇时,此时的危险性实际上已经达到了巅峰,恐惧很容易会战胜理性,从而令你迅速的逃离;而你所抛掉的亏损股票,恰恰就是接手者盈利的开始。这样的故事一直在重复上演,历史从来就没变过,这次与以往没什么不同。所以,不懂得内在价值的投资者,完全不具备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事情的决断。当市场十分火热、人人都在赚钱之时,他们不可能懂得股票价格已经过于昂贵,要抗拒买入的诱惑;而在市场崩盘之后,他们也不可能有坚定的信心去买入并持有股票。

对于价值投资者来说,必须以价格为根本出发点。事实多次证明,无论质量多好的资产,如果你的出价过高,都会变成失败的投资。想想中石油吧!马克斯说:“好的买进是成功卖出的一半。”我十分赞同!如果你的出价足够低并战胜恐惧买入持有,那么你将拥有强大的竞争力以及充足的信心。江湖上流传着一句话:“会买的是徒弟,会卖的是师傅。”我认为这完全是胡说八道。正如凯恩斯漂亮的总结:“市场延续非理性状态的时间比你撑住没破产的时间要长。”也就是说,能够买到足够低的价格也是非常之难的,能够以足够低的价格买进并持有是难上加难。即便你的判断是正确的,但最终能够实现所需要的时间对许多人来说也是非常大的挑战。正如之前所说:正确并不等于正确性能够被立即证实;估价正确但如果不能坚持持有,那也是白搭~别小看这个等待时间,有时可能会等的你怀疑人生……

【关于风险】

马克斯在书中最精华的部分之一就是关于风险的解读,他将风险分为“理解风险”、“识别风险”及“控制风险”三部分。第一步是理解风险;第二步是识别风险;最后的关键性一步是控制风险。风险意味着可能发生的事多于确定发生的事,而投资只关乎一件事——应对未来!没人能够准确的预言未来,所以风险时时刻刻都是存在并无法彻底消除的,如果有人告诉你某件事情压根没风险,肯定能成事或能赚钱等等……此类的话,千万别信他(她)!!虽然风险是无法消除的,但它可被分散或转移掉。市场努力使风险更高的资产能够提供更高的收益,不然的话谁会买呢?假设你能够存银行每年获取5%的利息,那么你在投资其他理财产品或证券时必然会高于这个价格,甚至要高出许多你才会冒这个风险,否则你根本不会去投。但是,靠高风险的投资来获得高收益是绝对不可能的。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如果更高风险的投资确实能够可靠的产生更高的收益,那么它就不是真的高风险了! 收益曲线图具有误导性,它虽然表现了风险与收益之间的正相关关系,却没有表现出其中所涉及到的不确定性。因此,造成资本永久性亏损的风险是唯一需要担心的风险。风险只存在于未来,而未来会怎么样是不可能确定的,当我们回顾过去时,是不存在不确定性的,但是这种确定性并不表示产生结果的过程是确定而可靠的。马克斯举了一个颇有启发性的例子:“他的父亲是一个经常输钱的赌徒。一天,他听说有一场只有一匹马参加的比赛,于是把付房租的钱都拿去下注了。然而,在赛程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那匹马却跳过护栏逃跑了。”大多数人将承担风险视为一种赚钱途径,并流传着“没有高风险,哪有高回报”的传说。而市场必须证明实际情况就是这样,否则人们就不会进行高风险投资。但是市场不可能永远都以这样的方式运作,否则高风险投资的风险也就不复存在了。一旦承担风险并不奏效时,它就会完全不起作用,直到这时人们才会想起风险究竟是怎么回事。

优秀的投资者的表现为:创造收益同时还能够控制风险。识别风险当然就成为了其前提条件。而一般来说,无论是定价过高的证券或资产,还是乐观情绪支持下价格高企的整体市场,在高价时不知抗拒,反而一拥而上就是风险的主要来源。换句话说,高风险等同于证券或资产的价格较高,最大的风险并不是来自于低质量或高波动性,而是来自于买价过高。在强调一遍!买价过高既加大了风险又降低了收益。对此有一个很好的类比。与普通的小汽车相比,越野车司机和乘客发生的交通事故更多,尽管越野车更大更结实。越野车司机认为自己没有发生事故的风险,从而会危险驾驶。安全感有可能会增加风险,而风险意识则会降低风险。

最后,对于高风险就有高回报来说,成功一次并不算什么,除非你能坚持许多年,那么高风险要么并不是真的高风险,要么就是被控制的非常好。马克斯非常精辟的总结道:“现实比俄罗斯转盘残酷多了。首先,现实很少射出致命的子弹。就像一把枪膛里可以装下几百发甚至上千发而不只是6发子弹的左轮手枪,试过几十次之后人们便忘记了子弹的存在,误以为自己很安全。其次,俄罗斯转盘这类游戏的规则非常明确,只要会6的乘除法的人都能看到风险,但人们却看不到现实生活举起的枪口。于是,人们在不知不觉中就玩起了俄罗斯转盘——只不过以“低风险”的名字称呼它而已。”所以,总结下来,能够长期持续的投资成功,其实并不是创造多么出色的收益记录,而是能够控制住风险!最终获得的结果将取决于失败投资的数量及程度,而不是成功投资的伟大,良好的风险控制是优秀投资者的标志。李嘉诚说过,他能够获得今日的成功就在于“保守”二字上。历史上无数的人及事也大量的证明,只有“保守”才能够活的长久并取得成就!

【关于钟摆意识

马克斯所提到的钟摆理论十分受用。在大部分时间里,未来与过去极为相似。既有上行周期又有下行周期,就像一个钟表在来回摆动一样,市场的情绪波动就类似于这样的钟摆运动。钟摆在中间位置停留的时间非常短暂,相反,钟摆几乎始终在朝着两放极点来回摆动,只要摆动到接近极点时钟摆迟早会进行反方向运动。当一个上行趋势或下行趋势持续的时间很长并到达极端时,人们开始说“这次不同了”!然而,一切其实并未改变,周期重新开始,最终树不可能长到天上去。现实中,当达到极点时我们是如何做的呢?当形势良好、价格高企时,投资者迫不及待的买进,把所有谨慎都抛诸脑后。当周围环境一片混乱、资产廉价待沽时他们又完全丧失了承担风险的意愿,迫不及待的卖出。这种情况过去有过,未来也将会继续发生。换句话说,当对风险容忍过度时价格体现的是更高的风险而不是收益。当过度规避风险时价格体现出来的收益却高于风险。如果没有吃过亏是很难完全理解这一洞见的,即便你在给别人做讲解时对方也频频点头以示认同,但是当他们真正开始实践时,毫无疑问会重蹈覆辙。

实际上,股票在形势最为严峻时价格最低。对于一般人来讲,在经济前景黯淡的情况下进行投资是很困难的,只有少数精明勇敢的人才愿意参与其中。然而,正是这样的时刻才会带来最高的潜在收益,重大底部通常只会出现在人人都忘记潮水仍会上涨的时候,那就是我们期望的时机。相反,前景似乎变得逐渐明朗起来,人们的乐观看法也逐渐恢复,受到经济及企业表现进步的鼓舞,人们又开始推测和预言美好的未来,迅速将价格进一步哄抬,当人们相信情况只会越来越好的时候,就进入了最危险的时刻,此时的价格水平已经高到产生泡沫的地步,直到最后一个乐观看涨的人消失不在时,泡沫就会被戳破。

【关于避免贪婪及恐惧】

许多人通过分析得出近似的结论,但是因为各自所受的心理影响不同,在这些结论的基础上所采取的行动各不相同。最大的投资错误不是来自信息或分析,而是来自心理。而贪婪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它可以压倒常识、谨慎、逻辑以及其他所有可能令投资者远离困境的要素,贪婪时常驱使投资者加入逐利的人群,并最终付出代价。而贪婪的对立面是恐惧,这是一种过度忧虑,它妨碍了投资者采取本应采取的积极行动,容易产生放弃逻辑、历史和规范的倾向。避免在泡沫中贪婪的关键是:当贪婪和人为错误导致积极因素被高估、消极因素被忽视时,拒绝跟风。同样,对于在暴跌中恐惧过度的投资者来说,关键是避免卖出,甚至要多买进一些。这些简单的道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即便对最专业的人来说也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总的来说,当别人都在乐观中买进、上涨理由充分、价格不断飙升时,抵制买进是很难的,而卖出则更难。相反,在股市跌入谷底、持股或买进似乎会带来全盘损失的时候,抵制卖出也是很难的,而买进则更是难上加难。

【关于逆向投资】

邓普顿爵士有句名言:“在别人沮丧的抛售时买进、在别人兴奋的买进时抛售都需要最大的勇气,但它能带来最大的收益。” 这句话是说,市场的高点经常产生于狂热的买家占据上风、价格被推到难以超越的高度的时候。而市场的低点经常出现于恐慌的卖家占据上风、急于以过后看来严重偏低的价格抛售资产的时候。马克斯用了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对此说明:“一个6英尺高的人淹死在平均5英尺深的小河里。”所以,正确的做法应该是逆向投资:在人们悲观冷落时买入,并在人们乐观追捧时卖出。但逆向投资也并不是永赚不赔的方法,马克斯说到:““估值过高”与“明天就会跌”是截然不同的。相反来说,“估值较低”与“明天就会涨”也是同样的道理。市场可以被高估,也可以被低估,并且能够将这种状态维持一段时间甚至若干年”。他的意思是,逆向投资本身会变的过于热门,从而有可能会被误以为是群体行为,仅仅做与大众相反的投资是不够的。你必须在进行逆向投资的时候,不仅知道与大众的做法相反,还应该知道大众错在哪里。只有这样你才能坚持自己的观点。

通常来说,最显而易见、人人赞同的事最终往往被证明是错误的。因为现实更加简单、更加系统化,多数人其实并不了解产生巨大收益潜力的投资进程,或者即便知道也很难知行合一。假设一项投资人人都喜欢它,那么很有可能它的价格已经高到受人追捧的水平,增值空间可能相对较小。而一旦群体心理改变并寻求离场,就会面临价格下跌的显著风险。所以,只有当多数人看不到投资价值的时候,价格才会低于其价值。买进人人喜欢的股票不会赚大钱,买进被大众低估的股票才会赚大钱。通常人们会说“切勿手接飞刀!”,但是反过来想,当刀子停止下落、不确定性变得确定之时,回报丰厚的折扣股票通常也将不复存在。当买进使人感觉安稳的时候,它的价格通常也不会便宜。作为逆向投资者就是要尽可能谨慎熟练的接住下落的刀子,如果我们对价值的认识正确并能够让我们在别人都在卖出的时候买进,那么这就是以最低风险获取最高回报的途径。

马克斯经常说:“我们的目标不在于“买好的”,而在于“买的好””。因此,实际上一项成功的投资关键不在于你买什么,而在于你用多少钱去买。无论是高质量还是低质量的资产,它意味着价格相对于价值较低,潜在收益相对于风险就比较高。在书中马克斯以科技股举例:“它通常始于一项具有客观吸引力的资产。随着人们重视程度的提高,人们希望拥有这项资产的意愿会不断加强,价格会进一步推高。人们将价格上涨视为这项投资的优点,从而买进更多。其他人开始听说有这样一项资产并加入买家行列,于是上涨势头形成一种不可阻挡的良性循环的表象。通常这是一场人气竞赛,受到人们追捧的资产就是致胜投资。如果这种情况持续的时间足够长、积聚的力量足够大,投资就会变成泡沫。泡沫为善于思考的投资者提供了许多卖出和卖空的机会。便宜货的形成过程很大程度上与之相反。” 因此,为了找到廉价股,我们必须了解为什么资产会受到冷落。换句话说,是什么令一件东西卖的比它应有的卖价便宜?心理因素此时往往会起到相当大的作用。最好的机会通常是在大多数人不愿做的事情中发掘出来的。毕竟,如果人人都感觉不错并愿意加入的话,它的价格就不会那么低廉。

【关于耐心】

马克斯说:“在卖家积极卖出的东西中挑选,而不是固守想要什么才买什么的观念,你的交易往往会更为划算。”也就是说,等待投资机会到来而不是追逐投资机会,你会做得更好。而买进的绝佳机会经常出现在资产持有者被迫卖出的时候。如果强制卖家只有一个,无数买家会蜂拥而至,交易价格只会稍有下降。但是如果混乱大规模扩散,就会同时出现大量的强制卖家,能够提供必须需流动性的人则寥寥无几。在这种情况下,价格可能会跌的远低于内在价值。在危机中关键要做到远离强制卖出的力量,并把自己定位为买家。长期来看,好的决策一定会带来投资收益。然而在短期内,当好的决策无法带来投资收益的时候,我们必须忍耐。短期收益和短期损失可能都是假象,二者都不是真实的投资能力的必然指标。

【关于正确认识自身】

马克斯认为,对细节关注的越多,越有可能获得知识优势。通过勤奋的工作和专业的技术,我们能比旁人知道更多关于个别公司和证券的信息。无论是进行脑外科手术、越洋竞赛还是投资,过高估计自己的认知或行动能力都是极度危险的。正确认识自己的可知范围,适度行动而不冒险越界,会令你获益匪浅。这也就是巴菲特及芒格一直所推崇的“在能力圈内行事。”巴菲特曾说过:“我们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我们专注于发现并跨越1英尺的跨栏,而不是我们拥有跨越7英尺栏的能力。” 有些时候,我们经常会碰到一些人在未来不明朗的情况中押注的人,而结果是他在短短几天内就获得了不错的回报,似乎他看起来像一个天才!但我们应该认识到,他之所以能够成功,靠的只是是运气和勇气,仅此而已。在一个允许充分反映市场走势的投资组合里,短期来看有时你根本分不清到底是专业人士还是业余者的水平更高。在这些“天才”中,很少有人能够连续获得成功。每个人不可能一辈子都凭借好运,长此以往运气必将损失殆尽。

【关于多元化】

说到多元化,首先得讲它的对立面——集中化!集中化和杠杆是进取的表现。当它们起效时会扩大收益,反之会增加损失;积极进取策略会导致投资结果比高点更高或比低点更低。过度使用激进策略,在形势恶化时可能会遭遇灭顶之灾。有句话说的十分好:“有老投资者,也有大胆的投资者,但没有大胆的老投资者。”这句话充分说明,进取与保守是不可同日而语的,那些期望能够在好光景进取,坏光景保守的投资者,仅仅只是期望而已。相反,保守能够提高你渡过难关的可能性,你会有足够长的时间来享受投资带来的回报。你承担的风险取决于你想要的收益,而投资组合的安全性取决于你愿意放弃多少潜在收益,而不是你期望获得更多的收益。至于是多少没有正确的答案,只有权衡。

通过承担风险争取高回报的投资是一个高强度活动。马克斯举了一个常识性的例子:“你捕鱼所在的水域的挑战性越大、潜在收益越大,越有可能吸引经验丰富的渔夫。除非你掌握的技术令你具备充分的竞争力,否则你极有可能成为牺牲者而不是胜利者。”所以说,在不具备竞争力的情况下,一定不要主动进攻、承担风险以及碰触有技术挑战性的领域。高风险投资就像一场没有护网的高空钢丝表演。成功的回报可能会很高,你会赢得惊呼与赞叹,但是失误也会致你于死地。最好的投资者具备:敬畏投资,要求物有所值和高安全边际,知所不知,知所不能的特征。

【避免犯错】

犯错并不可怕,谁也不可能从不犯错,重要的是我们能够在错误中学习到经验,从而避免下一次犯同样的错误。市场就是课堂,每天在传授着各种经验教训,投资成功的关键在于观察和学习。没有谁能够保证不可能发生什么,因为不可能发生的假设本身就具有推动事件发生的潜力,认为事情不可能发生的人会采取高风险行动,从而导致坏境发生改变。一般来说,常见的错误有,分析过程中数据计算错误导致错误估值;对各种可能性及其后果估计不足;贪婪、恐惧、嫉妒、自负等达到极致;风险承担或风险容忍过度;价格显著偏离价值等等。而在赚钱效应的驱动下,抱着资产将继续升值的侥幸心理,你以高于内在价值的价格持续的买进,资产会从估值过高到估值无限高,如此,你就是在自寻烦恼,而不是避免错误。当贪婪过度时价格往往会变得非常高,进而造成预期收益过低同时风险过高。保持警惕则是避免错误的关键一步!马克斯告诉我们,贪婪与乐观相结合,屡屡导致人们追求低风险高收益的策略,高价购进热门股票,在价格已经走高时仍抱着增值期望继续持有股票。后知后觉向人们展示了问题所在:期望是不切实际的,风险是被忽略了的!在没有损失的时候,人们往往将风险视为波动并高估了自己的容忍度。实际上当市场处于最低点时,亏损连连的时候错误往往就会显露出来,信心、决断的丧失,导致人们在市场底部割肉,将浮亏变为了永久损失并难以参与到随后的复苏当中。


总之,马克斯教会我们,一项成功的投资的基础是价值,这一点你必须要认识到。简单来说,就是账面现金和有形资产价值、公司或资产产生现金流的能力,以及所有这些东西的增值潜力。其次,马克斯是一位十分谨慎保守的投资风格:在繁荣期跟上市场表现并在衰退期超越市场表现,以低于平均水平的波动取得高于平均水平的业绩。他宁愿放弃一部分抱有不切实际期待的客户以及那些不适应橡树资本管理公司的投资哲学的客户,也不愿改变他们的风格。对于能够长期持续稳定的管理资本,受到世界各地众多投资者的欢迎也就不足为奇了。这本书就像巴菲特所说的那样:“这是一本难得一见的有用的书。”

最新回复 (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