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演讲:人有十八性

compass_zhou 2019-4-15 746


 黎鸣
  同学们好,这个大学第一课让我来讲哲学,说实在话半个世纪过去,哲学在中国的名字不好听。一讲起哲学好像是花言巧语,讲玄学。现在还有谁重视哲学呢?哲学有什么东西,哲学让人看起来是花瓶里的东西,象牙塔里面的东西。别讲一般的人,就是北大、清华的那些学生、那些老师说实在话,也认为哲学是没用的东西。实际上这是太冤枉了。因为什么叫哲学呢?哲学用西方人的话来说叫爱智慧,结果我们50多年来把哲学给弄成今天这个样,让大家感觉到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讲些那些让大家听不懂的东西,那就是哲学。天那!这也是的的确确是中国人为什么愚蠢的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之一啊。
  哲学我认为不仅仅我们最高端的人必须研究、学习哲学,就是刚刚入学的孩子就应该一开始就学习哲学,三大学问、三大基础一个也不能少。第一个是语文、第二个是算数(数学)、第三个就是哲学。因为智慧的问题贯穿着人的一生。人活一辈子活什么呀?不就是活一个明白吗?当一个人临死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这辈子没白活。为什么没白活?他的脑袋、他的智慧充分地发挥了作用。
  人一生从刚生下来起他的脑袋就在不停的转动、不停的运用、不停的学习、不停的创造,这个人活的就是充实的。而现在呢?我们连北大、清华的教授、学生全都鄙视哲学,这叫什么?这叫自己葬送自己的脑袋。中国人到今天该醒悟了。
  刚才我讲了一个开头,就是说这是一个历史的结论,5000年历史的结论。而这个结论大家都不可能否认。犹太人最聪明、美国人最强大、中国人最多。你说这三个结论谁能否认哪?犹太人他这么多年来受了那么多罪,40年代希特勒大量的屠杀犹太人,一直到今天欧洲、美国还在歧视犹太人,中国人倒是没有歧视犹太人现象,东方人没有这样一个习惯。但是就是这么一个民族他是人类智慧的巅峰。美国为什么最强大?说白了中国人的多的的确确跟哲学没有太多的关系,但是也不是没有关系,现在我就讲哲学是什么?
  哲学说白了就是开发每一个人的脑袋的学问。你说重要不重要。从人降生到地球上开始到自己离开这个世界,整个一个过程其实都是在充分把自己的脑袋褒扬起来、发奋起来、充分的利用起来的那么一个过程。我的那本书说《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愚蠢》。愚蠢在哪?愚蠢就愚蠢在我们不会用自己的脑袋。怎么叫用脑袋,用脑袋干什么?用脑袋去发现、用脑袋去发明、用脑袋去创造。中国人用过这种脑袋吗?中国人没有。2004年全世界的专利,中国人说起来13亿、14亿,我们在全世界的专利总数里边占了多少呢?1%都不到。专利是什么?专利跟在座的企业家是密切的关系的。你有了专利权,你的企业就好办。你缺乏专利权,你就受到别人的知识产权捏住你的喉咙。这种事情在中国已经频频的发生。搞电脑的、搞DVD的甚至包括我们现在的电视机在某些方面还依然的受到别人的约束,总的四个字捏住你的喉咙:知识产权。美国人可以花那么多的钱,打那么大的仗,对他自己的经济生活一点不受影响,伊拉克一天要投资几十亿美元,难道美国人会去印钞票吗?对,他就是印钞票。钞票后面的财富是谁为它提供呢?中国人给他提供。中国人为什么为它提供呢?因为你必须买他的高科技、高知识含金量的产品,你必须为它付费,你为它付费,他印钞票就有了根据。如果你不为他的高科技付费,他印钞票印不出来,他印出来他自己要倒霉,对不对。通货膨胀。但是他能够为全世界输送知识产权的那样一种东西,然后从中取利,这种取利就使得他富裕。中国人出口那么多,用的全都是那种最低的劳动量。我们发了多少多少船的鞋子、袜子、衣服、玩具运到那儿去,还买不到一架波音客机,为什么?人家用脑袋在那儿生产,我们用手在生产。你说你这样跟人家比你比得过吗?为什么?哲学就是哲学,从哪来?从脑袋来?脑袋从哪来?脑袋是爸爸妈妈生给你的。爸爸妈妈生给你了你不去用,你不会学会用。人家会用。人家学着用,人家不断的学习、不断的发现、不断的发明、不断的创造。而我们呢?这就是中国人为什么多而贱的原因。
  其实人从一生下来最需要掌握、最需要扩大、扩散发涨的东西就是脑袋。中国人有没有哲学,中国人严格地讲没哲学,没有西方人那样的哲学。亚里士多有一句话只到今天还是有用的,他说人要有三点:一要有精神;第二要有知识;第三要有爱心。中国人占了其中一样,就是有爱心。这个爱心呢?就是从中国的孔子那来。孔子在公元前500年他就提出“仁者爱人” 。他的的确确非常伟大,爱心的的确确是不能少的。但是中国人仅仅有这么一个爱心,你说他是哲学吗?在我来说它也是哲学。因为爱心也是从哪来呢?从大脑来,从心来。从小养成了爱心的人其实也就在他的大脑、他的心里边灌输了一种人生的目标。人生的目标作为大哲学来说,的的确确是其中之一。但是其他的两个部分缺乏,第一缺乏精神;第二缺乏知识。什么叫精神?谁有精神?现在看起来最有精神的是犹太人。为什么犹太人最有精神?犹太人的那样一种一神论的信仰这是他的发明。看过圣经的朋友知道,圣经的旧约摩西带着犹太人逃出埃及走到西乃山,在西乃山就跟上帝定约:只相信上帝一个而没有其他的神,神给他定下了摩西十诫。你要遵守我的约,我就作为你们唯一的神。这唯一的神就给人的精神贯通了,这是有原因的。世界上那么多的宗教,可以说99%以上的宗教全都是多神论。多神论说的不好听一点没有精神。只有唯一神的宗教才能够有精神。什么叫神?神说白了其实也就是人。不是神造了人,而是人造了神。人造了那么一个唯一的神就是你贯注于完全、纯粹、永恒、客观、必然、普遍的那么一个唯一目标:真是一,真不可能是二。真只能是一个东西是真的,不能两个相反的东西是真的。犹太人把这种唯一神的信仰当做他的宗教。信仰的时候他就已经为犹太人一直到今天这种的聪明奠定了其他人所不可能有的基础。这个我能做出很多证明,今天只给我二个小时,我也不可能讲的太多。我的著作很多,但是我前面的著作不如我后面的著作;后面的著作不如我未来的著作。我现在写了30多本书,但是我觉得前面的著作你们都不必看,我近来你们应该看,我不久出版的著作,你们更应该看。我刚才讲的话的的确确我认为是把整个人类五千年的历史贯注到一个点上让大家看清楚。我们到底活100年,其实也活不到100年,我们的寿命能到100年吗?到现在的平均寿命只有70多岁,就算我们活了70多年我们活什么?天天吃饭、天天拉屎、天天去勾女朋友、男朋友这就是生活吗?不是,最重要的是我们的脑袋,我们的脑袋是不是充分把它就象花朵似的充分的开花。如果我们吃了一辈子饭,拉了一辈子屎,说实在话你不是人,是一个畜生,跟一条狗等于跟动物没什么两样。跟动物最大的区别就在脑袋,就在智慧,就在哲学。哲学是什么?我应该做一个概括,但是我觉的用先哲的话来概括比我今天用我的自己的语言来说呢可能更生动一点。用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这三句话来说哲学是什么?第一“认识你自己。”认识你自己什么?认识你自己的脑袋;认识你自己活一辈子到底活什么?第二句话:“不经过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也就是说不经过我的脑袋思考我就这么活过去,这种生活其实跟动物没什么区别。我要使我的一生有价值,能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我就必须充分开发我的脑袋这个机器。不经过审视的生活不值得过。第三句话:“我知道我自己的无知。”中国人叫谦虚。说实在中国人的谦虚是假谦虚。真正有哲学头脑的人谦虚是真谦虚。这个真谦虚是什么呢?知道我自己对很多方面是无知的。真正我知道我自己的无知,所以我才能够有目标的、有计划的去求知,去求得生活的经验。苏格拉底这三句话基本上就可以概括什么叫哲学。当然另外一个哲学家,我认为是西方最高的就是康德。康德的另外三句话呢?我觉得甚至把这个哲学说的更明白。他的第一句话:我能够知道什么?知道什么?第二句话:我应该做什么?知道不够,你要做。如果你不做,说实在话你在空想。第三句话我还应该希望什么?你看这三句话,康德就用了三本书去进行描述。《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刚刚用了两个哲学家一个古代的、一个近代的对哲学作了一个界定。其实哲学用它最初的一句话来说叫“爱智慧”,其实这个说法是重言式,同于反复,因为哲学本身“哲”就是智慧。哲学智慧学。所以哲学是什么?我不可能讲太多。因为说实在话,我这个提纲可以说几本书的一个东西。第一个题目就是一本书,但是仅仅这样说不够。我们应该打蛇打七寸,把最重要的挖出来告诉大家。大家没必要找本哲学书从头看到尾。说实在话你就是把柏拉图全集、亚里士多德全集以及后来这些人的全集全看一遍,你就越看越糟了,其实就抓住最根本的。抓住这个你就知道哲学对你很重要。而我们在学校里所学的那个哲学,什么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说实在话,我们把我们中国的学生搞坏了,任何哲学都变成了一些教条,变得实际上对我们的生活、对我们的工作没有关系的东西;什么对立统一规律、量变质变规律、否定之否定规律,说实在话这不是规律。中国人走马克思这条道路在某些方面走是对的,但是在走哲学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是走错了。我们走马克思哲学这条路绝对是走错了。因为马克思并不是哲学家。马克思是一个社会思想家,但不是哲学家。就是到北大、到清华任何一个教授敢跟我辩论我绝对辩的他体无完肤。学哲学说白了就是学如何用自己的脑袋。
  下面我简单介绍西方哲学走过的路。刚才讲了哲学分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精神、宗教信仰,我认为是属于大哲学的第一部分。第二部分那就是知识。什么叫做知识?怎么去发现新知识、发明新知识、创造新知识。第三个方面就是生活最终的目标,就是中国孔子所教给人们的“仁者爱人。”但是现在看起来呢?犹太人、希伯来人一神论的宗教以及中国儒学这样一种人学,如果用最精密的话去定的话,这两者都不叫哲学,前者叫神学后者叫人学,而不叫哲学。真正的哲学是由古希腊人提出来的。古希腊人首先他是从对物、对世界、对宇宙的组成开始去认识世界,用世界里存在的东西来解释世界本身。不像犹太人用神来解释世界。因为他认为神造了一切,上帝造了宇宙,上帝造了人本身。这是一种说法,但是这种说法对于人的思考没有大作用。刚才讲它对人的精神有价值,但是对于人们对于事物认识的的知识来说没价值。同样孔子的人学对于人生活的最终目标,追及的终极目标、方向来说有价值,就是说你必须爱人,你必须在家里孝敬父母,你必须跟其他人有合作的精神,这是对的。但是孔子的这一套用来对事物进行认识没有价值。这样一来无论是神学还是中国的人学又叫做儒学,实际上都不是哲学。这就是说从大哲学到现在更小的哲学。这个哲学的概念就应该是古希腊人的那种哲学,就象我刚才讲的苏格拉底的三句话以及康德的三句话。这六句话基本上把什么是哲学说的很清楚。也正是因为这样真正的哲学史不包括犹太人的神学,也不包括中国人的儒学,而只包括从古希腊一直到今天的欧洲他们所发展的哲学。从这种哲学的历史来看,他们有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古希腊古典哲学的阶段以及包括希腊罗马时代。那个时候的哲学他们基本上奠定了用一种最基本的原理开始去认识事物。在这一点上我们中国人就没做到。你像古希腊最早的哲学家叫泰勒斯,他不是像犹太人那样用上帝来解释世界,他是用那种具体的物来解释世界。他认为整个世界是由水而来,由水组成的。另外呢有几个人有多几种东西包括后来的原子论。就是说由物质本身来解释物质。到了公元前三、四百年的时候在古希腊又出现更重要的人物两个人:一个是亚里士多德;一个是欧几里得。欧几里得几何大家都知道,欧几里得其实就已经为整个西方的哲学奠定了最重要的逻辑基础。西方人的思维方法往往都是先找到一个大家不证自明的原理。然后通过这些原理来推出各个层次,我们大家所知道的某些知识。欧几里得大家知道就是五条公理,通过这五条公理证明后来一系列的定理,然后构成了整个平面几何。这就是一种思维方法。中国人用的是一种从人到人的方法,西方人用的是一种从物到人的方法。物的认识很容易,比较简单,人的认识就比较复杂。这就造成了中国人一开始就从复杂到复杂,结果没找到一条路。西方人从简单到复杂,就找到了一条循序渐进的路。当然这要到后面,讲到中国有哲学吗来解。这是第一个阶段。第二个阶段,就是古希腊的后面的阶段是中世纪。中世纪的哲学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倒退。但是在根本意义上呢?它是在前进。为什么?因为中世纪西方的哲学跟犹太人的一神论结合在一起。这从哲学本身来说好像是一种倒退,但是从它根本的思维方法来说恰恰是一种进步。它把就是刚才亚里士多德说的三个元素:精神和知识紧紧的结合在一起。一个人仅仅有知识,没有精神他不可能有发明创造。现在的我们的许多年轻人不能讲他没知识,但是往往容易对前景感到失望。人大经常从楼上跳下去自杀,为什么?从心理学上解释,是因为他得了抑郁症、忧郁症,其实这是错误的。真正讲这种忧郁症不是人的身体得了病,也不是人的神经得了病,是文化病。为什么这是文化病?是生活习惯病。现在的心理学其实已经犯了错误。它把人的一切问题都看成是人体得了病,其实不是。这种忧郁病是年轻人为前景感到忧虑,感觉到没有前途。最关键的是缺乏精神、缺乏信仰,缺乏那样一种对自己生命最重要的追求什么的那样一种认识。说实在话按照一般说来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一个非常懒惰的人绝对是忧郁症病人。你看过去的农民、过去的工人、过去的那些狩猎者他有几个得忧郁症,是跳楼自杀的,没有。再大的困难他不会自杀。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活得没意义。只有那种认为自己活得没意义的人才会去自杀。现在很多人自杀他不是没钱,他也不是没有明天的饭吃。你看北大的学子别人看起来好像是已经到了最高学府了,你还怕没前途,你为什么还自杀呢?或者是谈恋爱偶然失恋了。这个难道构成你丧失自己的生命吗?问题在哪?问题在你的头脑里没有根本信仰,根本就没有自己生活的目标。你所采取的那种生活态度整个就是一种机会主义。你用一种机会主义的方式来对待生活,你永远觉得自己生活在苦难之中,而且这种苦难是你自己造成的。那些真正没有饭吃的人他也不会自杀,为什么?就是你的精神本身出了问题。但是这个精神跟精神病我认为没关系,这是一种文化病。今天报纸登了一条消息,为什么那些人老是从那个楼的同一个地方跳下来,好像同一个地方能吸引人跳楼式的,为什么?为什么像日本也这样在网上互相联系集体自杀,为什么是这样?开一个汽车,5、6个人在一起共同相约集体自杀,这都是现代文化病,不要把他看成是人的基因问题。我认为有些人把什么病都跟基因联系起来查,这实在是舍近求远,这的的确确是犯了一个哲学毛病。这是西方哲学死了的一种很明显的证明。把什么病都追查追查到基因。其实这明摆者是文化问题,是现代人们的生活方式问题,是你的习惯问题造成了你的毛病。说到最后一点是哲学问题。哲学离我们不是很远,是非常的近。刚才讲亚里士多德三句话,你说不是跟我们每个人不是贴的很近吗?人一定要有精神,精神在哪?精神在信仰。信仰的本质是什么?信仰的本质就是那样一种永恒的、客观的、绝对的、普遍的真。如果你对这样一种永恒的、客观的、必然的、绝对的、普遍的真,有一种信仰的话,你就绝对不会为眼前的、暂时的任何的困难去结束自己的生命。对于一些有信仰的人,当然我们讲到过去一些烈士,包括共产党的烈士被国民党抓住了要杀他,他居然毫不畏惧。甚至上刑场的时候还呼共产党万岁。当然我们不去评论这些具体的事情,但是至少有一点,如果这个人换一个非常艰难的环境他会自杀吗?他不会自杀,他可以被杀,但是绝对不会自杀。因为他有坚定的信仰,他要为这种信仰去奋斗,再大的困难、再大的饥饿、再大的寒冷,根本谈不上恋爱的问题了,那是小小一桩,根本就不会那么轻易地结束自己的生命。所以信仰问题才是最重要的问题。现在之所以有那么多年轻人一碰到一点点芝麻大的困难他就自杀,与其说是身体病、基因病,不如说这是一种文化病,这是我们的电视病。我们电视宣扬的是什么?今天有酒今天醉,那么多人疯狂地去追逐一个歌星。我不知道这动脑袋没有?刚才一句话苏格拉底说,“不经过审视的生活的是不值得过的”。如果我是一个年轻人,我今天吹捧什么周杰伦。如果我脑袋想想,我吹捧他是为什么?唱歌唱那么好,是吗?其实也未必。我去听他,我花四、五百块钱买一张票去听他。听完了以后我到底得到了什么?我得到了知识、我得到了信仰、还是得到了爱情,什么也没得到。我只不过为他花了四、五百块钱在那疯了一阵下来还是要面对自己生活。如果他自己认真的思索一下,他还会那么去疯狂吗?与其听周杰伦唱还不如听我自己唱。你踢球踢得好,那是你的事。当然我可以向你学习,更重要的我重视我自己的体验。我去踢球为什么不可以呢?你去唱歌,为什么我不能去比你唱的更好呢?所以就不会产生那么多的迷。什么歌迷、棋迷、球迷,还有那么多粉丝、玉米。我就觉得这些人真是失去自我。什么叫失去自我,失去自我就是失去自己的脑袋。因为说实在话,像周杰伦呀就巴不得你这样,因为他出场一次几百万就来了。而你呢?辛辛苦苦一个月不过二、三千块钱,就为他这么一下,一下花了五百,你值得吗?你到底得到了什么?你到底是为什么?所以康德的那三句话就经常让我们实际有用了。我能够知道什么?我应该做什么?我还希望什么?如果你不断的对自己问这三个问题,而且你自己去回答,你还会那么疯狂吗?你还会盲目的去浪费自己的时间、浪费自己的金钱、浪费自己的生命吗?不会。这里哲学多么重要啊!而我们的学校里面讲了这样的哲学吗?没有,一点没有。你一上哲学课马上给你讲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而且说实在话,这些原理跟马克思没关系。你看马克思的全集有这些无聊的教条吗?没有,他绝对没有。这都是后人打着马克思的旗号所归纳出来的所谓的原理。50多年来我们中国人失去了多少的宝贵时间。我们不仅科学比不上别人、经济比不上别人,我们的教育就更比不上别人。因为我们的教育跟不上去,我们人多是白多、是空多。我们一直到今天还在用那种最低级的劳动去进行所谓的经济大发展,这种发展有前途吗?根本没有前途。我跟一个香港的一个经济学家是好朋友,他对中国现状提出了六大危机,这六大危机实际上是面临在我们现在的困境。第一大危机,能源危机;第二大危机,生态危机;第三大危机,金融危机;第四大危机贫富差距危机;第五大危机,教育危机;第六大危机,政治危机。这六大危机的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我们一直到今天都不重视哲学。我不是说老王卖瓜自卖自夸,不是因为我研究哲学,我给大家讲哲学,哲学就那么重要,不是。而是整个人类五千年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就已经说明了哲学的最重要。我刚才讲了每个学生从小学一直到大学到研究生到博士,他始终都不应该停止对这三门学问的自学和研究:语文、数学、哲学。而且就是这三门语文和数学也是为哲学服务的。因为你没有语言,哲学没法表述;你没有数学,你的哲学不能精密。所以就是语文和数学也是为哲学服务的,而哲学才是人生自生到死整个过程最重要的根本。可是我们今天的教育重视了这个吗?我们现在大学的课堂里边所讲授的哲学还是那样一套。而且那些课本的内容50年不变,一直到今天也依然没有变。我们所用的教材大学的哲学教材还是那些东西。这些事情的确让我感到非常非常的遗憾。刚才讲了西方哲学史的第二个阶段是中世纪。中世纪的西方哲学把他的知识和精神作了艰难的磨合。而且这里一会神学胜,一会哲学胜了。基本上在前期神学胜了,神学胜了以后,就把哲学当做是神学的婢女,就是丫环。哲学变成了为神学服务的东西。哲学在中世纪的教父哲学家那儿变成了证明上帝存在的工具。包括一项最初的最早的近代西方哲学之父笛卡儿他也用四种方法去证明上帝的存在。他是用哲学来证明上帝的存在。虽然这种证明本身是非常谎缪的,但是他的思维方法是非常精密的。我们绝对不要否定中世纪的哲学,他实际上,但是有时候他很谎缪,但是他用思维,用抽象的东西。这种抽象的东西使得脑袋不仅能够形而上学,从这一个悟到另一个悟,不断的联想,把他的内容集中起来变成一种最抽象的东西而命名。正是这种抽象的理论思维方法使得西方人发现了电子、发现了原子、发现了原子核、发现了基因,发现了诸如此类的东西。这些东西你眼睛看得到吗?看不到,全都存在于抽象之中。而且这种抽象的东西经过我们用仪器间接的去证明它。这很重要。而恰恰这种思维形式是中世纪形成。中世纪的形而上学最重要的一个成就就是它的逻辑的那样一种发展。没有中世纪的对逻辑对亚里士多德的以来的对逻辑的那种不断的细微、精密的那种发展就不可能有16世纪、17世纪的西方哲学的重生。刚才讲了整个中世纪就是神学跟哲学斗争的阶段,也就是古希腊的哲学到这个时候它必须在跟神学斗争之中求生存。而经过阿普斯汀、阿奎那逐渐的把哲学打进了神学的内部。首先是用他来证明上帝的存在,紧接着用他来证明抽象事物的存在。说起来这不是完全准确的比喻,上帝是什么?上帝今天已经变成了电子、变成了夸克、变成了基因。抽象思维其实就是哲学最重要的思维方法。没有这样抽象的思维方法,人的脑袋就难以前进。仅仅是那种形象的思维,从物到物,从形到形你不可能创造、你不可能发明、你不可能前进。而我们现在所用的很多东西都不是眼睛直接能看到的。包括我们的电你眼睛能直接看到吗?它的那样的电流你看不到,这是抽象思维的结果。我们现在用的电脑很多东西我们很方便,按几个键很多东西马上就出来了,这是抽象思维的产物。没有抽象思维有电脑吗?没有原子、没有核、没有基因。然后到第三阶段那就是整个西方哲学盛开的阶段,也就是从笛卡儿开始,西方人认为他是西方近代哲学之父,也就是整个西方的近代哲学从笛卡儿开始,然后是英国的休谟、德国的康德一直把整个西方的哲学推向了顶峰。也就是在这个阶段17世纪一直到20世纪过程之中哲学的发展推出了自然科学、推出了社会科学、推出了心理科学、推出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一切西方的发现、发明、创造。这一切都从哪来,都从哲学而来。没有哲学就没有自然科学、没有哲学就没有社会科学、没有哲学就没有心理科学。哲学为整个科学的发展奠定了思维的基础。到第四个阶段也就是20世纪。20世纪是西方哲学走向死亡的阶段。因为科学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取代了哲学。科学思维被人们认为是比哲学更高的思维,这其实是一个盲区。因为科学分的非常细。到今天能够叫做科学的东西简直我们都很难去用多少个数据去包含它,因为它发展的越来越细,而且科学家本身如果不同行的话,彼此都听不懂对方说什么?这到一个新的巴比塔的时期。什么叫巴比塔,就是你说的话我不懂,我说的话你不懂。所以巴比塔照不出来了。现在的人类、现在的科学已经进入了这个时期了。我搞物理的,我不知道你搞生物的讲什么?我不知道你搞工程的讲什么?我们彼此之间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少,到了一个新的巴比塔的时期,这就是西方哲学的第四阶段,也就是西方哲学走向死亡的时期。《西方哲学死了》我用这本书来说明我刚才讲的这个观念。西方哲学死了,有人说是否东方哲学就要起呢?有这个意思,但不完全。等下我讲到中国的时候,我还可以讲并不是这样。因为我们中国连起码的哲学都没有,不光过去没有,今天依然没有。为什么讲今天没有?因为我们今天动不动讲马克思主义哲学,连西方哲学最有价值的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不要讲我们一般的人不知道、大学生不知道,就是那些哲学教授们,就是那些社会科学院的哲学研究所的那些研究员们,你去问他们,他敢跟我辩论吗?他不敢跟我辩论。他不知道哲学到底到了一种什么状态。真敢讲西方哲学死了就是我。我不是吹牛。我认为21世纪就象刚才我跟大家讲的我们正面临着一个全人类的思维方法革命的时代。我们应该为自己生活在这个时代而感觉到光荣、感觉到幸运。因为思维就是在这最近的半个世纪里头在全世界将会发生最重大的变革,而这种变革牵涉到每一个人的命运,包括在座的每一位。 


   

  西方哲学死了不一定中国哲学就兴起。这里边的确有机会,有着我们中华民族的机会。刚才我讲了三个结论,而是历史结论是五千年有文字记录的历史的对明显的结论:犹太人最聪明、美国人最强大、中国人最多。这个多从一个意义上来说是不好,是愚蠢。但从另一个意义上说呢?机会来了。因为世界上最宝贵的并不是物而是人。而人在上帝面前是平等的。大自然提供给每个人的脑袋没有什么不同。并不因为你是白人,我是黄人,他是黑人他们之间就有着什么区别。中国人的脑袋一点不比西方人笨,只关键在于中国人的能不能把我们自己的脑袋当作脑袋,要把它发挥出来。中国人一点不比别人差,你象英国有统计资料,在英格兰就经济收入最高的民族来看,第一是华人,当然英格兰华人不多,但是尽管不多,作为华人他们的平均收入在英国是最高的。他们为什么最高,因为他靠脑袋吃饭、自己的智慧吃饭。在美国华人的地位仅仅(这不是说当官大),而是占据位子的重要性仅仅次于在美国的犹太人,这相当了不起啊!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应当得到鼓励啊。中国人并不是生来那么愚蠢。中国人到了西方如果有了某种条件,能够让中国人的智慧发挥出来,他不会比别人差。在美国重要的大学,重要的研究机构的重要的岗位其中有三分之一中国人占领,我们仅次于美国的犹太人。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不要为自己是中国人感觉到悲哀,不是。我们悲哀的不是我们是中国人,我们悲哀的是外面中国人在中国今天自己的这块土地上却不能把自己的脑袋充分发挥出来,悲哀的是这个。如何使我们中华民族在21世纪真正能够从最多也走向最强、也走向最精,恰恰就在这。所以呢?西方哲学也已经死了。西方哲学为什么死了?等一下我还可以说。刚才讲了西方哲学的简史有四个阶段:第一个古希腊阶段哲学的出现;第二就是神学和哲学的交战和交融;第三个阶段就是西方哲学的冒起;第四个阶段西方哲学的衰落,四个阶段。这就是简单的西方哲学史。第一个阶段最伟大的人物是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第二阶段最伟大的就是两个人一个是神父奥普斯汀、阿奎那,第三阶段最伟大的哲学,这是最重要的哲学家是笛卡儿、休谟、康德。康德可以说一直到今天都是整个西方哲学的最高峰。他在论述思维方面是最透彻、也最有价值。到了20世纪出现了很多哲学家。比较出名的叫维德根斯坦、海德格尔还有福赛尔这一大堆。但是我认为他们已经不行了,他们比之康德差得太远了,他们越来越把哲学送进了那样一种非常灵巧的象牙塔,变成了让平常人看起来是玄之又玄的东西,他把哲学变成了语言的游戏,变成了一种一般人听不懂的东西,糟糕了。哲学让大家听不懂那就不叫哲学。哲学讲的最浅,能够让孩子们听懂,能让小学生听懂,讲的最高能让大学生,能让研究生,能够让博士生感到有兴趣这就叫哲学,那些讲出来让大家云山雾罩,根本不知道你讲什么东西的那种东西,那不叫哲学,那叫愚蠢,那叫愚蠢学。包括我们现在大学所讲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说实在话那叫愚蠢学,那叫教条,那叫无聊学,那是考试学,那是大家背的学,背过了以后就把它丢了的学。那种学有用吗?空图浪费了我们学生年轻的时间。真正的哲学是跟我们的人生一起出生、长大一直到死亡。只要你有脑袋这个哲学就跟着你,你就要重视这个哲学,这就是哲学的现状。哲学的现状现在的西方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为什么它到了穷途末路。那就是因为哲学的方法是二元论的方法。二元论它的最高发展的产物就是电脑,电脑的“0”和“1”的原理运用到我们的硬件上来,然后就构成了我们电脑的机器。它能够模拟很多很多的东西。但是它永远会被人的脑袋所指挥。电脑“0”和“1”固然很伟大,但是人的脑袋永远要对它说出最后的一句话。如果人不给它指出目标,它将是一堆死机器。正是因为这样西方的哲学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二元论的哲学它的根基就是二元论的逻辑。二元论的逻辑其实就是从亚里士多德一直到罗素到XXX,他们所发展的所有的那些逻辑学,什么数理逻辑,都是二元逻辑。这种二元逻辑可以模拟计算很多东西,但是它对于人类的发现、发明和创造已经发挥到他作用的最后的穷途末路,西方哲学之所以衰落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它的逻辑已经陈旧了。而这种陈旧将以一种什么方式得到发展呢?得到重生呢?这就不得不讲讲中国的老子的一句话。老子说实在话在中国的学问里最有那样一种哲学头脑的、最有那种抽象思维能力的人是老子。老子的《道德经》五千年,其中大概有十分之一五百言构成了整个人类在21世纪走向新的逻辑的一个非常伟大的启迪。老子说“三生万物”。恰恰世界上只有老子说了这个话,而且是老子第一个说了这句话。“三生万物”我们好像看起来这是一个很简单的话,其实我们用这句话去检验所有的科学: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心理科学你发现,的的确确到现在为止的所有的科学都证明老子的这句话。物质是由什么组成?物质是有原子组成;原子是由什么组成?原子是由核和电子组成;原子核是由什么组成?原子核是由中子和质子组成。中子、质子、电子什么?是三。当然有人说我还可以往深里挖,也就是说质子和中子是由什么组成的,是用夸克组成。现在超玄的那些物理学家认为:整个宇宙是由三种氢子组成:第一电子;第二上夸克;第三下夸克,又是三个。物质是有最基本的三元素组成。生命是由基因组成,基因是由什么组成?基因是由带有密码结构的DNA组成,而密码结构的最基本的密码子是什么?是三联体。注意为什么是三联体?为什么不是二连体?为什么不是四连体而是三联体?又是三。生命是三,智慧也是三。智慧第一靠什么?记忆力;第二是理解力;第三是贯通力、创造力。这三种力量构成了人类智慧、人类思维的三种最基本的力量。你看物质到生命到人的智慧全是三生万物。而这个三在人们的整个生活中很多的宗教中、很多的教条中,人们都已经在不约而同的运用它。比如说儒家孔子说过举一反三,说“智、仁、勇”构成整个人的全部的追求;道家讲“精、气、神”三;法家讲“法、术、势”三;佛家讲“戒、定、慧”三;天主教叫圣父、圣子、圣灵,三。美国的政治三权分立三。说实在话用“三”来说事物太多了。奥妙在哪?奥妙就在于老子所说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太伟大了,老子在公元前600年就能说出这么个话。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说出来的。为什么他能有这么伟大的直觉。所以我在我的网上的文章提出,老子的这句话比哥德巴赫猜想要高明一万倍。陈景润花了毕生的经历去解哥德巴赫猜想差那么一步。如果谁有那个能力把老子的三生万物给解了,那绝对是21世纪的最伟大的思想家,非他莫属,我把这个希望看在中国。因为老子是中国人,这个解老子的人也应该是中国人。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中国人在21世纪是有希望,我们的祖先已经为我们提出了多么重要的伟大的启迪。刚才我讲了世界上有12个人是最伟大的:犹太人的两个,摩西、耶稣;古希腊人的三个: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近代西方的三个:笛卡儿、休谟、康德;东方的四个:孔子、老子、墨子、佛陀。这12个人才是真正伟大的人,才是真正值得我们永远歌颂的人。他们生活在世界上生活的没有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但是他们给全人类所提供的智慧的启迪却让我们后人永远的享受不完。这些人才是真正值得我们永远去怀念的人,这是哲人,是真正的大哲人。这12个大哲人你怎么去歌颂他都不过分,跟秦始皇、亚历山大一些人算什么呀,这些人不过是细菌。中国这些帝王将相说实在话包括毛泽东当然他也算杰出人物,但是跟这些人比起来实在是太渺小了。只有那些始终能够为整个人类的智慧、脑袋的开发提供台阶的人他才是人类中最伟大的人。而我们中华民族可悲,只是在古代有,这两千年则是一片空白。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可悲。西方人不一样,西方人从古到今都在出现伟人。刚才讲了摩西是公元前1200年的人物;耶稣是公元元年的人物,而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是公元前400年到200年的人;而笛卡儿、休谟、康德是15世纪、16世纪的人物。人家一直在前进。我们虽然出现了三个伟大的人物孔子、老子、墨子,而墨子呢?只是我现在把他当做伟大的人物,但实际上他对中国人的影像太小了。不是墨子对不起中国人,而是中国人对不起墨子。墨子在当时的思想说实在话是非常伟大的,他的成就一点不亚于古希腊亚理斯多德,他那时候就已经提出了自己的光学、提出了自己的力学、提出了自己的逻辑。那么中国人呢?把他忘了,甩到一边了,根本就不理会他。好像就不存在这么个人。一直到清代、明代末年朱光启把那个欧几里得几何介绍到中国来。好像才有人发现我们古代好像也有类似的东西已经完了。已经晚了1000多年了,你已经赶不过来了。人家西方的东西已经大量的涌进来以后你再去发现墨子,那时追悼,那不是发展。墨子已经了你给台阶,外面中国人不上它。所以墨子对得起中国人,中国人对不起墨子。一样老子和孔子也一样。孔子被中国人尊敬,说实在话孔子也因此给自己糟了罪。因为后来五四运动先打倒的是孔家店,孔子实在是糟了不白之怨。但是孔子之所以会走到今天这个路也是因为孔子的的确确被人歪曲了。当然孔子本身的言语里原来也有问题。像孔子的有些话是及其错误的,如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还有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也是错误的。但是把这些错误的话跟他那些正确的话混在一起就构成了近2000多年来中国的极权专制者之所以能够维护他的极权专制的遮羞布。孔子变成了一道遮羞布。老子虽然我们中国人把他继承下来了,但是老子的伟大一直到今天并没有多少人真正的认识他。一直到今天共有5000多本书来解老。但是这5000多本书全是互相抄来抄去,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发明、发现和创造。真正要认识老子必须站在康德的高度。没有康德的高度不知道老子之过,不到康德的那个高度就不知道老子的伟大。老子之所以是对21世纪的中国人也是对全人类有那种伟大的价值也就在于你必须在西方哲学的高峰从那看,才能知道老子的话是多么珍贵。

  佛家思想对整个人类的伦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方面它构成了整个全人类的和谐的追求目标来说释迦牟尼是有价值的。

  老子目前还没有确定论,就是在史记里就有三个老子,也不知哪一个是真的哪一个是假的。按照最早的老子是比释迦摩尼还早一点。所以我刚才也把释迦牟尼放在12人之一。他同样也是为整个人类的未来提供了最伟大的生存目标。他是目标论,他不是过程论。他也不是发源论。从这个意义上说他是有缺陷的。

  问:我认为佛家思想是在哲学之上。

  黎:你可以认为他最伟大,但是我认为这12个人都伟大。释迦牟尼与其说他是印度人不如说他是中国人,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到今天为止佛经保留的最全的是中国,印度反而失传了。印度人要研究释迦牟尼还要到中国来找中国的典籍。关于佛家这个问题我可以专门为大家作一次探讨,今天就不专门谈。但是至少有一点释迦牟尼的的确确对整个人类是非常伟大的人物,值得我们永远去怀念、去歌颂。

  说到这就是我们第一个问题讲完了,下面就讲哲学做什么?哲学就是做思维,就是提供思维方法,提高你的思维能力,是你面临任何场合你能够找到一条路而不是感到茫然,你都能为自己找到一条出路。不是像一些年轻人碰到困难去寻死去,不会寻死。你总之上天有路、入地有门。中国的唱词里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不对,哲学要告诉你;上天有路、入地有门。只有这样你在面临着再大的困难、再大的危险你总有一种办法让你坚持下去,找到出路。只因为这样他使人们能够始终求生、弱中求强、小中求大,只有思维能够给你这种力量,而其他的东西全不可能,只有思维。所以什么叫做靠自己呢?什么都得靠自己,不是靠别人。中国人说法什么,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这句话当然也对,但是更重要的是做任何事情最重要的还是你自己。靠自己什么?靠自己的脑袋的思维,而思维一定要有方法,有路可走。这个路怎么来?那就是从古到今这些个大哲学家给你提供的种种的办法来给你参考。最重要的思维的根、思维的核心就是逻辑。

  逻辑是什么?逻辑其实严格的讲是万事万物的规律,它贯穿与一切之中的规律,同时也贯穿于我们人的思维。只有你人的思维方法能够顺应这万事万物的规律去前行的话,那么,当你所面临着任何的事物你都有可能去战胜它,去破解它,去把它为你所用。

  逻辑现在看起来最早的并且把它总结的最早的一个人是亚里士多德。亚里士多德现在为人们所熟悉的就是那个三段论的推理方法。其实逻辑并不止这三段论。最初的逻辑按照古希腊的时候那是用在辩论之中。比如说甲和乙就某个问题进行辩论,人家西方人喜欢辩论的,只有在辩论之中才能出真理,只有在辩论之中才能够找到新的解决问题的办法。而并不是说像中国人谁权力最大说了算,中国人不允许辩论。所以中国人说话的能力不比别人强。像演说,中国人不会演说。一说出来就是第一条、第二条干巴巴。外国人讲究演讲术,而演讲术里边最重要的就是在于逻辑。而为了把一件事情讲清楚,只有讲清楚你才能做清楚,只有做清楚你才能做成功,只有做成功了以后你才能有发展。而只有你有发展了之后你才能向更新、更大、更全的方面,全方位的深化。

  逻辑开始,而逻辑最重要的第一条的规律就是同一律。为什么讲中世纪哲学和神学当它交战的时候它们既是敌对的又是合作的。由于一神论的这种信仰使得逻辑的这第一条规律就象是根一样埋藏在每一个西方人的心中。中国人没有,中国人没有这条根,中国人没信仰,这是非常可惜的事情。正是有了这样一种唯一神论的信仰,就信仰一个神,其他的神全不要,只有一个神而且根与西方哲学的同一律紧紧的结合在一起。真理决不可能是两个,只能是一个。真永远是唯一的,而且是永恒的。能够有那种永恒性的东西才能叫做规律,才是中国人叫“道” ,西方人叫规律,而且更早的西方人叫上帝。上帝到中世纪之后就慢慢地变成了规律。发现的规律包括在笛卡儿那。发现了规律也就是发现了上帝。这的的确确从小就奠定在西方人的脑袋里,从出生起就在脑袋里出现了,这很重要。

  第二矛盾律,就是说任何事物虽然是同一的,但是在它的运动的过程之中它一定会出现差异,出现彼此的差别,这就是矛盾律。

  第三形式逻辑的第三条规律叫排中律。其实排中律我认为是不对的,是片面的。第三条规律应该是理由充分律或者叫充足理由律。充足的理由是全面的理由。这个直到康德之后这个问题才解决。在康德之前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康德说:“三就是全。”这句话康德讲得太对了。恰恰就在这一点上康德跟老子有了结合。所以在我今天后的著作里头我就是把康德的哲学跟老子的思想进行嫁接构成新的逻辑,三元的逻辑。而这个逻辑我认为超越了二元逻辑。实际上现在西方的科学也发现只要有第三个独立的因素出现,就开始出现混沌。混沌一出现,就将出现新思维。新思维的出现发现、发明、创造就出来了。所以要思维一定要懂得这三条规律。

  同一律的运用在哪呢?就在于辩论之前,我们一定要把我们辩论的主题统一起来。就象我说这杯子、这是话筒,在语言上我们必须同一起来。杯子就是杯子,话筒就是话筒。这样以来我们有了这样的约定俗成之后,我们彼此才可以交谈。我说这是杯子,对,这是杯子。我说这是话筒,对,这是话筒。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再进一步把这种杯子和话筒之间的关系往前推,我们才有对话的基础。如果你不同意这个,你说这是话筒,这是杯子,那我们俩只有抬杠,我们没法谈下去,我们没有共同语言。所以同一律就是人与人之间寻找共同的语言,没有共同语言一切都是白搭,包括脑袋的思维也是白搭。所以同一律多重要,我们不要把同一当做统一,这又是列宁的错误。同一和统一不是一回事。同一是在经过几个循环之后才逐渐从综合所达到的东西,不要把同一和统一完全等同起来,一等同起来的结果又是为极权专制服务。而同一律最重要从辩论学,从演说的理论,从逻辑的方面说。其实就是为辩论的双方寻找共同的语言。有了共同语言之后,那么我们才会进一步对种种事物之间的关系进行讨论和辩论。这就是差异点。差异点用一句简单的话说杯子不等于话筒,说起来很简单。但是做起来就不容易了。要在我们的语言表达之中,要在我们辩论之中要把他这个东西完全落实下来,还要经过几个回合。我要证明这是杯子,我要证明这是话筒,有一番对话承认矛盾律。其实这里要讲的更深的话。先是空间后是时间。如果没有时间的话仅仅有空间的话那只有同一律。只有一发生了时间的变化一切都要变成矛盾。在哈拉克里有句名言:一个人不能同时踏过两条河流。只要有时间出现,这个时候的杯子跟下一秒的杯子不一样。今天的我跟去年的我不是同一个我,甚至是矛盾的我。可能去年我是左派,今年我就变成右派了。这种事情只要一经有时间的考虑矛盾律就发生了。其实就是这样整个全部的事物都是空间、时间和信息。这三者构成了大千世界。怎么去理解空间?怎么去理解时间?空间就是永恒,时间就是普遍,信息就是终极。这在我的逻辑里面就要谈这个问题。永恒和普遍不是一回事。空间和时间不是一回事。思维的能力就是你运用逻辑的能力。思维的能力包括你辩论的能力。你跟别人辩论的能力以及你具体跟物质进行交流以及研究物质以及控制物质。你开车你跟车之间的关系这其实也就是一种能力。而这种能力跟我们的思维能力是紧紧联合在一起的。刚才讲了人的思维能力有三种:一种是记忆力;第二种是理解力;第三种是穿透力。穿透力在某种意义上又是创造力。我们中国的学问很大的意义上都是集中在第一点记忆上。我们的教育很糟糕。根本就没有理解,只有记忆。这是我们中国教育失败的最重要的原因。我们中国从小学到大学到研究生到博士生所有的那些教材都是教你去背而不是教你怎么去理解。理解才是问题的核心。不会理解你就不可能进入到第三步贯通。很多人在网上也讨论到传统多么伟大。一说说到易经,说到老子道德经是中国古代的经典,很多包括老子我也批判他。比如说老子的经典也是鼓励人们去记忆,不鼓励人们去理解。而只是有记忆没有理解的学问都是独断论。独断论是没有前途的。中国的教育之所以失败,从教材到教师到同学们的学习方法都在把理解二字抛到一边。

  什么叫理解,理解首先在于分析,其次在于归纳,再其次在于综合。

  什么叫分析?分析就是在同一的基础上作为一种概念的内涵。概念的内涵包含大量的外延。比如说人,人有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这是外延。人还有他的本性、有他的理性、有他的精神性,这就是他的内涵。内涵有分析,外延还有分析。只有通过分析,我们才能理解。你不通过分析,你不能理解。分析什么?分析他的内涵,分析他的外延。比如分析一个人,你说张三这个人怎么好,怎么不好?好在哪?坏在哪?你不能说张三就是好,张三就是坏,这叫不讲理。如果你要认真的分析他吧,这个人本性还不错很善良,他的能力也比较强,但是在精神方面,信仰方面可能有点差,你已经把这个人分析了三个方面,他的本性,他的理性方面,他的精神方面。人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东西。正因为他复杂你要分析。如果你讲物呢?也一样。牛顿一个苹果掉下来,掉到牛顿的头上,这样一下子就发现了万有引力,其实不是那么简单。他是在通过对迦利略、对哥白尼前人的这些实面思考的基础上,偶然发生了直觉,这种直觉使他达到了那样一种先验的综合的结果。这个结果使他产生了万有引力,而并不是任何人都能得到这样一个结论。这里面既有分析又有归纳更有综合,这叫什么?这叫思维。有些人记忆力很强。中国人往往赞美那些记忆力强的人。比如说陈寅阙,这是一个历史学家,说他博古通今,他懂得七门外语。如果是西方人人家不会这么说。人家会说,比如爱因斯坦真伟大,他为什么伟大,他提出了相对论,他相对论为什么伟大,他说出1、2、3分析说出来了。而我们中国人讲这个人记忆力多么好,博古通今,完了。中国人只是记忆好才成为大学问家,包括钱钟书也是一样。也是记忆力非常强,他用了那么多语言,什么西班牙语、法语、英语诸如此类的语言。其实你没思想,没价值。我认为钱钟书先生的书没什么价值。陈寅阙的书也没什么价值。中国的学问家全是博古通今家,都是文献家,都是那样一些说白了电脑,比电脑还不如。说实在你有我的电脑强吗?你说你脑袋里记忆的东西,我把电脑往这一放你要什么我点一下就出来,你的脑袋再聪明比不过我的电脑。问题在于中国人有发现吗?有发明吗?有创造吗?这才是聪明,这才是思维能力强,这才是大师。中国能找出几个这样的大师啊?没有。人民大学现在搞什么国学院。我看这又在作秀。中国人有什么国学啊?你说哪一个是国学大师,你说现在中国是没有,台湾有一个人,这个国学大师是谁呢?钱穆,钱穆是国学大师。但是在我看来钱穆先生也不过是个文献家。他把很多的文献集中在那。但是里边究竟对中国的历史,对于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他有哪一些有价值的分析、有价值的归纳、有价值的判断。如果他真有的话,他对中国今天的发展绝对是有价值的。包括现在在美国的余应时先生,我们中国的这些文人把他吹捧的多么多么高,说实在话余应时先生是在美国吃中国的饭,他在美国吃美国的饭,我觉得他了不起。余应时先生的著作我认为同样没有价值,他没有摆脱中国传统的那一套记忆的局限。中国的学问全部都固死在记忆里头。正因为这样,只会记忆的民族是那种始终坚持那种错误传统的民族。传统重要不重要,传统重要。但是如果你仅仅有传统,你没有对传统的批判和发展,你就是一个没有前途的民族。中国人两千多年来之所以再出现不了伟大的人物,关键就在这。刚才讲全世界最伟大的12个人,中国的三个全都在先秦。在秦汉之后中国一个人都拿不出来。你会讲中国出了几个大诗人,的确。那些诗人的诗也不错,但是如此而已啊。他对人类的思想。他对今天的人们能提出有价值的创举呢?但是我们说到笛卡儿、说到休谟、说到康德他们提出了那些思维的基本的原理,我们今天还能够作为我们的台阶,我们还必须攀上他那个台阶,然后去发展我们新的路。这就是因为中国人的思维方法全都集中在那种记忆力里头。仅仅有记忆力没有理解力,而理解的核心就是哲学,理解的核心就是逻辑,就是同一律、矛盾律和充足理由律。没有这样三条规律你就不可能有分析、不可能有归纳、不可能有综合。如果没有分析、没有归纳、没有综合你就找不到必然性,找不到可能性,也找不到更进一步的应然性。必然那是对物质来说的,可能是对生命来说的,应然是对人来说的。这一步一步的台阶就是逻辑。逻辑就是每一个人思维的楼梯。

 
问:诸葛亮是不是一个伟大的人物?
  黎:诸葛亮不是一个伟大的人物。诸葛亮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诸葛亮的聪明是中国传统的聪明。诸葛亮他在把握人、控制人的方面有他的独到之处,但是诸葛亮的失败也失败在他的用人方面。我们之所以把诸葛亮当做那么重要的人,首先第一他在忠,忠于刘备;第二在于他能够纵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能够把天时地利和人和作为一种通观;第三他能用人,但是他的失败也在于用人。他什么事情都不相信人。万事都是事必躬亲。所以他是过劳死的。说实在话,你要管一个企业、管一个军队、管一个国家靠一个人行吗?不行。你要大家去干。你说魏延按道理说也是一个能干的人(讲诸葛亮等历史的一段没记)诸葛亮的的确确是中国传统的一个谋略家。但是他的谋略局限性很大。他能够稳住自己的阵容,但是他不能发展。所以到了最后他也失败了。哲学做什么就讲到这。
  哲学为什么?从国家到群体到个人,从国家来说,从社会来说哲学就为了文明,为了文明的进步;对于群体来说要发展;对于个人来说要充分使自己的人生的价值充分的发挥出来。怎么发挥出来,就是利用你的智慧。怎么利用你的智慧?充分利用你的大脑。而大脑怎么用?哲学思维方法。我今天讲了一个多小时说白了就是讲哲学的重要性,哲学的内涵其实都是一个东西:就是如何使我们的大脑,在我们的一生短短的几十年之中,让他像那个花朵式的不要让他还没开放就已经涅了,让他充分的开花。每一个人都是一个花朵,每一个人的脑袋就是那一个花蕾。他那个花蕾要充分开放,最后要结果。结果中国人尽管生生死死了那么多亿人,很多的人还没等到开花就已经死了,这是多么遗憾的事。犹太人之所以聪明,就在于每一个犹太人,他们大量的犹太人都在自己临死之前他那个大脑都已经充分的运用。美国人强也强在大量的人大脑都已经充分的利用了,而中国人有13亿个大脑,大量的大脑都在沉睡着。所以拉布伦说中国是一头睡狮。什么叫睡狮啊?就是中国13亿个大脑大部分还在沉睡。如果说13亿个大脑全都开放出来,那得了吗?所以西方人的确有理由担心中国,中国人的大脑全都醒过来,全都能够运用正确的方法去运用、去开发、去创造,中国人得了吗?因为中国人多啊。所以现在全世界都在看着两个国家:一个中国;一个印度。这两个国家谁会笑到最后,说实在话我也担心。中国人都很多关键的部位担心还没解决。这些问题不解决中国人的大脑就用不起来。还是那样一言堂,还是那样只允许少数人的脑袋在那运用,大量的脑袋在那沉睡,中国就没前途。如果中国还是像2004年去年一样全世界的专利,中国人只占其中的1%都不到,0.5%。还有一个比喻,就是中国的全部的专利还不如韩国的一个公司,这的确是让人遗憾。我看当局现在也关注这个问题了,最近在招收专利局的评审员,向社会招,因为这方面的人才太少了,你专利局连这种有眼光判断的人都没有,你说好专利能出来吗?因为好专利还要有好的判断。比如我发明了一个东西,我提供了给专利局结果搁在那没人问,看到了不知说什么?他不懂你,第二他不知道你好在那儿,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评断你,放到垃圾堆里头,专利出不来了,他只有找到外国去了,到外国登记就不是你中国的了成了外国的了。所以我们的专利局也注意到这个问题,昨天的报纸登这个问题向社会广招评审员,因为你没有那么多能力你怎么能拿出那么多专利来。
  下面我们讲中国有哲学吗?其实我刚才已经讲了中国没哲学,中国有人学。中国有研究人的学问包括你刚才讲的诸葛亮。诸葛亮也就是在人事关系上这个问题上有一点学问。他在对于物质、对于生命对于这些具体的东西他根本就没有研究。中国人没哲学就是因为中国人没逻辑。而中国人没逻辑就是因为中国人过早的把墨子给抛了,把墨子给忘了,墨经里头有逻辑,但是墨经里头有逻辑中国人始终把他丢在一边。所以不是墨子对不起中国人,而是中国人对不起墨子。我们有这么伟大的祖先,我们却不去发扬光大,所以我们可以说愧对祖先。一个没有逻辑的国家,也就是一个没有思想的国家,一个没有思想的国家就是一个愚蠢的国家。中国到目前为止的的确确就是一个愚蠢的国家。所以我的那本书就是为了这么一个事情写出来的《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愚蠢》这太让我失望了。但是21世纪包括现在机会来了。只要中国的当局也向我这样认识到这个问题,在中国的各个层次的教育中有意的去培养中国人的思维能力,不要50年中国人的面貌就会大变。这是有先例可言的。向德国。德国比英国、法国落后很多,但是就在19世纪初,就在他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他们把康德的哲学变成了国家的教育的思想,宏岛大学的这种普遍的推广使得德国人的思维能力蓬勃的发展到今天为止,可以说在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心理科学最重要的理论都是德国人提出来的,包括物理学,量子力学、相对论、控制论、系统论这些思想这些东西全都是德国人提出来的。德国人的那种理论的思辨能力来自那里,来自康德。包括美国的大学最初像哈佛、像耶鲁全都追求学习德国的办学办法。中国最初也是一样,蔡元培先生从德国留学到中国来当北京大学的校长,他就是运用孔老、康德那一种教育思想到中国,可惜短暂的只有一点点时间,北京大学已经不是蔡元培先生的大学了,现在的北大就更完蛋,现在的北大就根本没有自由思想,根本就不能兼容并蓄。连我这种人想到北大去演讲都不可能。说实在话北大连我这样的人都容不了,你说它还有前途吗?它没前途。蔡元培当时的北大是多么了不起的北大,你像梁漱溟19岁蔡元培就把他引进北大当教授,你说现在谁有这种气度,北大有吗?没有。所以北大讲一流的学生、二流的教师、三流的管理,就是这么一种状况,北大能成为世界一流大学吗?根本没希望。如果不把他的管理办法,不把他的那套官僚主义,官场的那一种东西克服掉,中国根本就出现不了一流的大学。而中国出现不了一流的大学,中国就出现不了那些重要的思想发明者,出现不了有哲学思想高方面的那一种发现者、发明者、创造者。中国人也就不可能发展。说白了还是体制问题。所以我就非常担心。现在人家全都在看着中国和印度。说实在话,印度的困境不如我们中国大。印度的困难在于他的传统观念不在体制,他不存在体制问题。中国人既有体制问题又有观念问题,糟糕的很。所以只要印度一旦发展起来,他只要克服那样民族之间的矛盾、宗教之间的矛盾,如果把这些矛盾解决的话印度了不得。印度已经到了7、8亿人了,据说到2025年印度人将跟中国人平齐。印度人口多,人家不存在体制问题,说实在我们中国已经比不过印度。所以说白了还是今天讲的问题哲学问题。印度的大学教育比我们强多了。印度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他的那一种歧视的问题,这就跟他几千年的种性制有关,那是根深蒂固,这种东西如他变不了的话他也不行。你像印度教的跟伊斯兰教的死对头,这些宗教的矛盾这也是让他头疼的事。这点东西中国倒没有,但是中国的政治体制太严重了。
  下面讲最后一个问题,跟企业家哲学有什么关系。企业家说白了他是在于管,管什么呢?管企业,管企业最重要的是管什么呢?管人、管物、管产、包括管钱,但是最核心的还是管人。你不能像诸葛亮那样万事事必躬亲,好了,那就是你总裁一个人的事,跟我什么关系,你去管吧,你能管的过来吗?你管不过来啊!如果你要向诸葛亮的那样管理企业绝对完蛋。你只有群策群力,各个部分都能够充分发挥它本身的功能,你这个企业才活了。生产部门、供销部门、营销部门、以及上层的领导部门,这几者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关系?也可以说是系统管理关系,但是实际上是xx关系,是人与人之间的那样一种心灵的关系。如果你不能识人,你不能把有才干的人放到他适当的位置上去的话,你这个企业就很难活起来。
  怎么认识人我们又要回到刚才我讲得苏格拉底的那句话,从认识你自己来认识别人,这很重要。你怎么认识你自己,你就怎么能够认识别人。别人跟你一样是同样的人。你跟他的共性要远远多于你们之间的差异性。如果你能认识到这一点,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用孟子的话来说就叫做“将心比心”。如果一个领导者他始终能以一种将心比心的方式来看待他的部下,他这个群体绝对可以是一个合作的群体,而不是互相拆台的群体。所以怎么认识人首先在于怎么认识自己,而又怎么去认识自己呢?我这里给大家提供一个认识自己的理论。
  人有18层,有大的三层:第一层是人的本性;第二层是人的理性;第三层是人的精神性。每一层都有六度,六度其实是阴阳。我这要讲到我的逻辑:阴阳、三行、六度。我刚才讲得是三行,那三行呢?人的本性,人的本性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他的生命性,一个是他的死亡性,这是阴阳。生命性是三种,就是你的欲望,没有欲望就不能生。那三个欲望呢?食、色、欲。食,食物,要吃,你有食欲;色颜色的色,不要把颜色的色跟色情放在一起,这个色呢其实是觉,感觉,用佛教的话来说,色欲不是情欲,色要跟情分开。色就是物,万事万物感觉,就是眼、耳、鼻、舌、身。这里色就是觉欲,就是知欲的前兆。第三就是性欲,性欲则大家好懂,男人跟女人之间有性的关系。这三种欲望构成了人的生命性,人的本性中的生命性,而人的本性中的生命性呢?除此之外还有人的本性中的死亡性,这种死亡性始终跟随着每一个人。三种死亡性:第一种,任性;第二种,懒性;第三种;妒性。什么叫妒性,嫉妒别人。任性就是不讲规则、不讲道理、不讲纪律、不讲规则任性所为,这叫任性。一个任性的人是走向死亡的人。惰性,就是懒惰,希望自己少动别人动,希望自己不劳而获,或者叫做少劳多得,谁都有这种念头。但是我告诉大家懒惰是一种死亡性,你让自己勤快起来,让自己生活的更愉快,你的寿命会更长,懒惰是你的死亡性的第二点。还有一个是嫉妒,而嫉妒对于每个人也是非常有害的。因为你跟人交往的时候总有比,你觉得别人成功了你就嫉妒别人,你就给别人颜色看,你就在后面搞诡计去害别人,其实这是非常有害的。在你这样做得时候实际上就降低了你的智能。所以面对着别人的成功,自己不应该用那样一种嫉妒的方式去对待,而应该用一种积极的方式,比如跟人学习,比如跟他竞争,我认为我自己不会比他做得更坏。现在你成功了,我将来也会成功,而且比你做得更成功,这就是积极的方式。如果你嫉妒别人,看到别人成功了自己不去做而是去放毒了、去造流言蜚语了、去造谣生事了害别人,这是死亡性。看是害了别人,其实根本是害了自己。因为只有那种不自信的人,才会放任自己的嫉妒。对那种有自信心的人、对于那种有信仰的人,他不会去降低自己的人格去嫉妒别人,他甚至会为别人成功感到高兴或者至少感到要向他学习的愿望。你看三个性。三个生命性是欲望,这三个欲望是不能少的,没了这欲望你不能活。不吃你能活吗?没有色欲,没有觉你也不能活,你要亲情。没有性欲那你不能生出后代,也是不能活。这是三个生命性。然后任性;懒惰,惰性;妒性,嫉妒是三个死亡性。这是本性的六度。
  然后讲理性,理性更多的是讲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物之间的关系,人与外界之间的关系,讲的是关系。理性是对关系的认识。理性有三个正面性:第一个就是平等;人与人之间的平等。第二自主,自主性,遇到任何的事情,我更重要的是靠自己,靠我自己的思维能力和行为能力。第三开放。这是理性的三个正面,第一平等性,你要以一种向对待自己的那样一种方式去对待别人,用孔子的话来说:“已所不欲,勿施於人。”不要以一种居高临下的那种方式对任何人去说话、去行为,不要以为你的位置高就瞧不起别人,不要以为你有钱你就瞧不起别人,这是错误的,这也是死亡性,这是对自己理性的戕害。这三个方面是理性的三个阳面。理性的三个阴面:第一暴力,就是反理性;第二欺骗;第三谎言。这是理性的三个阴面也就是死亡的阴面或者失败的一面。而成功的一面呢?他应该是平等,他应该是自主,他应该是开放。这是理性。理性也有六度,刚才讲的六度。
  然后有精神性,精神性也有阴和阳。精神性的阳面:第一要有信仰,坚定的信仰,永恒的“真”的存在。当然你也可以用上帝去取代一的东西。上帝是一种观念,不要把他当做一个超然的神,而是这么去认识他。应该把他当做一种超然的观念,一种永恒的真的存在去认识他,你相信他永远是存在的,你要去靠近他,你要去追求他,放在你的心里。第二就是精神的第二面,普遍的求知精神。任何时候你都应该觉得自己是无知的,你要求得有知。这是精神性的第二个阳面。精神性的第三个阳面就是仁爱。只有有爱心的人,他才能有充分的自由,没有爱心的人他没有自由。下面讲精神的阴面:第一恐惧;第二焦虑;第三孤独。你看无论是本性、无论是理性、无论是精神性都有阴阳、三行、六度。三个共同构成一起,构成了18层。18层你可以说上天,你也可以说入地。一个人他18个方面都是存在的。第一方面是永恒的,本性是永恒的。为什么讲是永恒的,生命是永恒的,使命也是永恒的。你不能说我这个人永远不任性,我这人永远不懒惰,我这人永远不嫉妒,不可能。只要你是人你不可能不嫉妒、不可能不懒惰、你不可能不任性。任何一个人回顾自己,你真的永远那么勤快吗?你真是永远那么守纪律吗?你真是永远都不嫉妒别人吗?不可能。但是你只要认识到这三个东西对你有害的时候,你能有意的克服这三个方面,那就了不得了。你在任何时候都警惕自己:我不要任性、我不要懒惰、我不要嫉妒,我一定要在更高的层面来提拔我自己,你就有希望了。这是永恒的。从一个人出生到死,这六个方面都跑不掉。要吃要吃一辈子吧,你不能说我今天吃饭我明天不吃饭,不可能。你天天在吃饭。你不能说我今天要感觉,我明天就不要感觉,要看、要听、要说。我明天不要不可能,性欲,我不要性欲,不可能。这是永恒的,随着你生来就有,随着你死去才完结。无论是阳面的食、色、性,还是阴面的任性、懒惰、嫉妒都是永恒的跟着你。第二个理性,理性的阳面是普遍的,理性的阴面也是普遍的,在社会中时时刻刻都会发生的。平等是普遍的,不是说你在公司里面平等,在公司外面就不平等,那你是活不下去。在整个社会之中,甚至在整个地球上,你都应该用这样一种平等精神去对待自己和对待别人。这样一来你才碰到了高人你能自尊,碰到了低人你能够尊重别人。只有这样你才能使自己的精神、自己的能力始终保持着那种待发的那样一种状态。始终带着那样一种开始的劲头。自主这一点永远不能够抛掉。这在社会中叫民主。康德讲,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把自己当做主人、当做目的本身,而不要把自己当做手段,更不能把别人当做手段。每一个人都是目的本身,所以每一个人都是主人。那种把别人当做工具、当做手段的人他实际上也在把自己当做手段,对自己的一种降低。对于自主性就是永远不要使自己的思维处于封闭状态。固步自封的人永远不可能进步,永远是自认为老子天下第一,不愿闻别人说什么、做什么。以为自己已经最高了,其实你不过是井底之蛙。中国人长期以来固步自封的结果实际上已经构成了今天我们中国人13亿的井底之蛙。中国人之所以这么多、这么贱、这么愚蠢,这么没有发现、这么没有发明、这么没有创造,关键在于我们中国人始终不知道开放二字。不仅国家不开放,而且每一个人的心里也不开放,人与人之间都带着防人之心不可无,永远在怀疑别人。怀疑别人的真诚。中国人还没有建立起那种信誉。中国人的商业的信用还没有在世界上真正建立起来。一个没有信用的企业他是做不成大事业的。只有他得到了人家的信任之后,他的产品、他的观念、他的事业才能够在更广大的范围里头开展起来。他的企业才能越做越大。所以第二层理性是普遍的,包括理性的反面,反理性。第一暴力。其实暴力在现在已经很普遍了。像现在这样发展下去的话是非常危险的,甚至为了几块钱都会杀一个人,而且现在仇富心理,这是非常可怕的。已经有几个亿万富翁被杀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就被人杀了,这是为什么?中国人为什么会到了这种田地,暴力还有诈骗地。诈骗在中国也是到处都是,到了无骗不成商的地步,这是可怕的事情,至于谎言就不用说了,到处在说谎,中国人简直就是说谎的国家,从头上开始一直到脚底。顶上人说谎,底下人也说谎,到处在说谎。一个谎言的国家这也是没前途的,这是普遍的。理性说白了就是普遍性。本性说白了就是永恒性。然后呢精神,精神是一种终极性。什么叫终极性?终极性就是最终的目标,最终要追求,追求最终又逃不掉的那个东西,就是终极性。比如说你要信仰,信仰什么?信仰终极的东西,终极是不变的,信仰规律,信仰上帝。真理只有一个上帝,你信仰他始终跟随着你在,包括孔子讲的仁爱精神,这个爱也是一个终身在追求的东西,你什么东西让你感到最幸福,被人爱这是最幸福的。不因为你有最多的钱,你有最大的权,这个东西不让人感到幸福。真正让人感到幸福的是所有的人都在最后你死的时候给你表现的对你的爱,这是终极性。信仰是终极性,求知也是终极性。因为求知永远没有终极,你说知识到了我这就断了,可能吗?知识永远在翻新,而新到什么程度呢?终极性。到了你这儿是新的终极,到了下一辈,你的又被颠覆了,它又到了新的终极。然后仁爱,仁爱本身也是终极。然后精神性的负面也是终极,你在追求精神性的这些过程之中,你始终会感觉得恐惧。一个没有恐惧感的人,他不是一个活人。只有有恐惧感的人他才会有信仰,没有那种最高恐惧感的人不会有信仰。这就是为什么希伯来人、犹太人有那种坚定的一神论的信仰。中国人没有,中国人没有那样一种恐惧感。中国人的恐惧感对着的是一种现实。现实的官兵来了害怕、现实的土匪来了害怕、现实的灾难来了害怕,而不是害怕上帝对你的惩罚。你说天要灭我,天灭我,我才不相信有天呢?中国人的恐惧不来自于那样一种终极的东西,这是中国人的遗憾。中国人精神性比较低弱就在这。中国人缺乏这样一种终极性,恐惧,还有一种:焦虑,没有焦虑就没有求知,这事情也就是这样跟着来。同时没有孤独也就没有爱。    


   
最新回復 (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