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散记,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电影

admin 2018-8-18 745


泰国散记(3)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泰国散记(3)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泰国散记(3)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一、免费的水果大餐

      在泰国,旅行社有个安排:请客人吃水果大餐;参观国军93师展览馆。这两项安排都是免费的。

     37°的高温下玩了一上午,大家确实又累又渴。导游就像看准了大家的心思一样,说:下面,我们去吃水果大餐,各种热带水果尽吃不要钱!

     在芭提雅附近的一个果园,果园内硕果累累,蜜柚、西瓜、香蕉、菠萝、莲雾、火龙果、甜瓜等应有尽有。大家随导游来到餐厅,依次排队自己取食自己喜欢的水果。哈哈,我们好像来到了共产主义的乐园,玩累了。就吃水果,而且是各取所需!其实人的肚子也是有限的,特别是由你自行取食时,吃完一小碟水果就足够了。何况现在人类大多数病都是吃出来的,在外面不敢吃太多、太油、太凉!

     我们愉快地结束品尝之后,只见旅游大巴又载着一批又一批的游客来到果园。我心里想,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谁这么慷慨地招待我们这些国内来客,又是为了什么?

             二、孤军

    紧接着,我们走进孤军展览馆,进馆后,先看一场电影,主题是介绍原国军93师历史。93师隶属于原国民党云南地区的第八军,在1949年战败后由于没有退路不得已进入现在的金三角地区,与滞留在当地的原国民党抗日远征军残部合并为93师。由于无法退回台湾岛,被蒋介石训令畏缩于缅甸、泰国、老挝交界地区,等待“光复大陆”时东山再起。1950年初,李弥带着蒋介石的亲命从台北飞回缅甸。李弥要在三国交界处建立“反共抗俄救国军滇南边区第一纵队”。12月,李弥任“云南省人民反共救国军总指挥”。从台湾回到缅甸的李弥,还从香港带来了原国民党39师少将师长、抗战时期武汉卫戍区司令段希文。段出身云南讲武堂,是朱德和胡志明的校友。不久,这支受美国资助的军队开始由清迈向中缅边境转运。待残军在人员、补给上得到初步恢复,1951年4月,李弥指挥部队向中国边境上的解放军发动进攻,以失败告终。

      作为联合国的成员国的台湾曾经两次被泰国政府以“非法在他国领土驻军”上诉到联合国。台湾当局对于这个客观的军事力量也无法否认,也曾派出两任原第八军高官要求他们一路撤回台湾。由于种种原因,只有极小部分人员经历千辛万险抵达了台湾,绝大部分人留在当地。在解放军手下屡战屡败的国民党残部93师对于几倍于自己的泰国军队却是小试牛刀,让泰国政府不敢小视。终于,泰国政府明白他们不是93师的对手,于是主动谋和了。泰政府愿意提供一片地区供93师定居,但不得离开圈地。唯一的条件是要求93师作为雇佣军围剿让泰政府军也同样感到棘手的泰共游击队。93师为了自己的生存,不得已答应在别国的领土上为别国政府去出生入死,由此换取了栖身之地,也就是今天著名的金三角地区中的一个山头。残酷的历史背景把装备精良的93师丢在南亚,当“蒋委员长”的反攻大陆美梦破灭之后,这部分在异国的部队便成了“无奶之娘”的孩子。由于金三角地区由于过度贫穷,根本无法种植粮食,加上当地缺医少药,93师与当地人不得已种植罂粟为生1981年2月16日,孤军再度为泰国政府出征,3月8日取得考牙之战的胜利,泰国内战结束,泰国王室及泰国政府的地位再无威胁。孤军得到的回报是:有战功的和伤亡人员家属可获得泰国身份证。

    战后,普密蓬国王走进简陋帐篷里,看望伤员。对尊崇王室的泰国人来说,这是多大的荣耀啊,而这些伤兵们对国王俯下的身子竟然无动于衷。有人告诉国王,他们是不懂泰语的中国人。

    泰王至此才知道孤军和政府这桩“参战”与“入籍”的交易。普密篷亲自签发了第一批2000个泰国公民证给这些泰北流浪者,他们子女到了15岁即可入籍泰国。

    中国孤军在泰北的窘境由此扭转。他们从此,是生活在山上而不是被困在山上了。

                三、坤沙

  影片还介绍了世界闻名的大毒枭坤沙。坤沙,汉名张奇夫。1933年2月17日出生于缅甸掸邦莱莫山弄掌大寨,他的父亲是汉族人,母亲是掸族人。50年代初,坤沙曾一度混迹于流窜掸帮的国民党93师残部中,学会了一些军事常识和技术。后来,他拉了一支专门护送毒品的小小贩毒武装。1962年,坤沙向缅甸政府宣誓效忠,被任命为弄亮地区民众自卫队指挥官,坤沙得到此合法身份,简直如鱼得水。他一方面在自己的控制区大力发展罂粟种植,并设关建卡,征收毒品过境税,建立吗啡和海洛因提炼厂,直接生产和销售毒品,另一方面他击败和收编各地小股贩毒武装,扩大自己的势力。逐渐地成为金三角最大的毒贩,他控制了金三角70%的毒品生产和大部分贩运业务,1974年坤沙在泰国与缅甸交界的山区建立了大本营,并发展出庞大的掸族团结军,也就是后来的蒙泰军。必须承认的是,如果当初不是种植罂粟,我们的同胞可能早就全饿死了。这些农民把采集的“庄稼”完全卖给当地的贩子,由他们出口牟利。逐渐地,坤沙成为当地唯一的毒品收购者,并最终控制了世界上70%的毒品供应!在坤沙势力最强盛的时期,他控制着一个真正的毒品王国,长达400公里的泰缅边界线,缅甸掸邦东部与泰国清迈、清莱、夜丰颂三府接壤的狭长地带都成了他的“独立王国”。  他在这个位于缅甸、泰国和老挝三国交界处的独立王国里甚至拥有自己的卫星电视、学校和地对空导弹。他盘踞的荷蒙并非许多媒体描述的“丛林藏匿地”,而是一个拥有诸多商店、市场和良好道路的忙碌城镇。坤沙不允许他的臣民吸食毒品,一旦发现格杀勿论!欧美因此也深受其害,其国内的毒品大部分来自金三角,因而美国把坤沙列为世界五大毒枭之一并列为首位。为此,美国对坤沙集团是软硬兼施,在对坤沙的围剿失败以后,国际毒品价格上涨了几倍,美国在派出特使与坤沙谈判。坤沙说 :我们生产鸦片还不如你们生产原子弹,原子弹杀死的人成千上万,而吸毒是自寻死路!导致第一次谈判失败。90年代初,美国第二次谈判代表来到金三角,这一次的谈判显然达成了一些谅解。其后,坤沙错误地估计了形势,成立掸邦共和国,1994年5月上旬,缅甸政府军7000余人,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强渡萨尔温江,直捣坤沙的老窝。 发动了对缅甸的战争却在两年后失败,1996年新年伊始, 坤沙正式宣布向缅甸政府投降。 共计有4000多名士兵放下了武器,政府军收缴各种类型的武器3400余件。其后缅甸政府在荷孟再次举行坤沙集团的缴枪仪式,坤沙出席了这次仪式。至此,坤沙集团的9000余人放下了武器此后,坤沙被软禁在仰光一豪华区内,直到死去。

            四、美斯乐 

     电影演完了,影片最后的歌声却震撼着我的心!歌声是套用《故乡的云》的旋律:

    在遥远的中南半岛,

    有一个小小的村落,

    有一群中国人在那里生活,

    流落的中华儿女,

    在别人的土地上日子难过,

    饱受战争的折磨。

    关心她,美斯乐,

    看我们该做些什么!

    帮助他,美斯乐,

    看我们能做些什么!

 泰国北部清莱府有一个名叫美斯乐的小村,这里住满国民党军队后裔,那里的村民说一口纯正的汉语普通话,在他们的言谈举止和生活习惯上,仍然保留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他们是国民党在云南的93师残部及其后裔。那是泰国皇家为这些流落的国人选择的栖息地。80年代,国民党93师要员们向泰国政府提出要国籍的请求,泰国政府出台了一个君子协定:即由国民党军队把泰北的缅甸、泰国游击队赶出泰国领土为代价。93师以血的代价换取了现在的安置,换取了30万华人泰国国籍指标,到现在尚有近20万人到仍然没有取得国籍,他们的行动还受到限制、受到歧视。在走过芭提雅的孤军展览馆后面,是一排吊脚楼,这些非常简陋的房舍,就是从美斯乐下来的部分孤军后裔建造的美斯乐的复制品,他们就住在这样简陋的房子里。如今他们都以改行,组织起来在新的家园做皮包,种茶叶,栽水果,做买卖,在他们的房舍后的大门上面书写我国”。如今,美斯乐已成为旅游景点,逐渐摆脱了贫困,但93师残部及其后裔们的生活却仍充满艰辛。这些93师的后裔和其他在泰国的华人有很大不同,他们从小就被限制在偏远荒凉的山区,遭受了其他群体不曾经历的不公平对待,心中充满委屈和辛酸。在这里的展馆里,一位头戴钢盔,身着迷彩军装的青年,用一口纯正的东北口音为大家讲解,因为他的祖父来自东北。展览告知大家93师衰亡的历史,对坤沙客观的评价,更重要地是呼吁这些华裔的需求。本来轻松到泰国出游的我们,走在这里的路上脚步却显得愈加沉重。我想,假如闻一多先生在天上有灵,知道了“美斯乐”的故事,他一定会继他的“七子之歌”再续第八首歌。一定会为这些汉唐子孙中华后裔我们的同胞大声疾呼:......

   精忠的赤血点染了我的家传。 

     母亲,酷炎的夏日要晒死我了, 

     赐我个号令,我还能背水一战。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

和着广播中费翔的歌声:

  归来吧 归来哟 
    浪迹天涯的游子 
    归来吧 归来哟 
    我已厌倦飘泊 

    我已是满怀疲惫 
    眼里是酸楚的泪 
    那故乡的风和故乡的云 
    为我抹去创痕 

    我曾经豪情万丈 
    归来却空空的行囊 
    那故乡的风和故乡的云 
    为我抚平创伤 

  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旅行社要安排我们免费的水果大餐,原来是果树孤军栽,水果孤军摘,免费水果餐,均向华人开!这么多年来用他们微薄的力量煞费苦心地向海峡两岸的中国人宣传孤军,有效果吗!?心头不由地生出一声感叹: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泰国散记(3)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免费的水果自助餐
泰国散记(3)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果园里硕果累累
泰国散记(3)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泰国散记(3)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金三角风情园
泰国散记(3)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放映厅前的画面:三皇五帝到共和国。下面的 红牌牌上写着:他们在异域战胜,仍天地不容;他们在异域战败,是死路一条;他们在异域战死,与草木同朽。
泰国散记(3)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毒枭坤沙(张奇夫)
泰国散记(3)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部分展览图片
泰国散记(3)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泰国散记(3)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泰国散记(3)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泰国散记(3)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孤军缴械的部分武器。
泰国散记(3)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泰国散记(3)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原来金三角生产的毒品
泰国散记(3)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孤军后裔居住的吊脚楼
泰国散记(3)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泰国散记(3)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泰国散记(3)93师,你叫“国军”太沉重


最新回复 (1)
  • admin 2018-8-18
    可歌可泣可怜的军队,后人如何评判这支军队当初的使命?作为爱国的国人不会不佩服他们的抗日及民族精神的。我曾去过泰国,参观过此地,思绪澎湃,感慨万千。目前这支军队的后人在讲述前人历史时眼中透过那种幽怨与无助让人心痛、、、、、、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