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孤軍- 电影

admin 2018-8-18 2454

美斯樂這地名對於台灣人來說可能不太熟悉,但若說是「異域」應該就有很多人聽過了。這裡就是台灣數年前因為柏楊的小說改編而成的電影「異域」,而謂為一時話題的「孤軍」故事發生地。當然作家柏楊的故事有些誇張而且杜撰的部份甚多,但是為中華民國灑下滿地熱血的「孤軍」卻是曾經真實存在於這片土地上的。

現在這區域的居民大多都是孤軍後裔,整個區域充滿中華文化,餐館幾乎都是傳統雲南料理、店家、旅館裡也大多都是會說華語的華裔人士。美斯樂甚至被外國觀光客稱做是「泰國裡最沒有泰國風情的地方」。

泰北義民文史館紀念的就是被稱為泰北孤軍的國民黨軍隊殘部。

60多年前,一支國民黨的殘余部隊從大陸戰敗後來到這裡,而蔣介石為了利用他們作為“反攻大陸”的棋子而命令其就此長期駐紮,但是經過一次次的失敗後,蔣介石終於將這群軍民拋棄異土不再補給。往後的數十年間,在被祖國拋棄、又遭周圍各國軍隊掃盪圍剿、資源匱乏窮困不支、孤立無援的情況下,這群亞細亞的孤兒為生存不斷地掙扎,最後終於在這片土地上找到了活下去的出路,落葉歸根。

這個義民文史館中就是述說與見證這段悲情的血淚歷史。

[以下都是歷史講古,不喜歡可以跳過]

在1950年代,國民黨戰敗,原本鎮守在滇南的國民黨部隊潰敗,殘部向西南方撤退。被共產黨軍窮追不捨的殘軍原本期待在海南島和國民黨主力軍隊會合,沒想到後來卻在北緬的原始叢林中進退兩難,最終只好暫時駐紮在此。跟台灣方面求援後得到的回應竟然是:「自行尋找出路」,而緬甸政府對這支在領地內趕不走的外國軍隊感覺如芒刺在背,終於發動大批軍隊圍剿,沒想李國輝將軍背水一戰之下竟然以少數的軍力打敗人數數倍的緬甸政府軍,緬甸軍政府不得不議和,並且同意李國輝轉移陣地到泰國邊境,最終這支孤軍就在金三角駐紮。

在1970年泰國政府為了剿滅泰北苗共,於是與金三角的段、李兩將軍協議,由泰國政府提供援助,而段李出兵剿共。段李兩將軍後來竟然只用35天便擊潰泰軍花了七八年都無法擊破的苗共,之後又經過五年的圍剿行動,孤軍成功為泰國清剿了苗共,也因而獲得了泰皇正式授與泰國公民權,從此孤軍軍民終於得到正式身分,不再是與世不容、國際孤兒,當地孤軍後裔們至今也仍都對泰皇的收容滿懷感謝

美斯乐,位于泰国北部清莱府,是泰国重要的茶叶生产基地和旅游圣地,素有“泰国春城”、“中国村”之美称。历史上原国民党孤军93师官兵及其后裔很多都生活在这个泰国北部山区的美斯乐。美斯乐除了华人外,还有五个泰国少数民族。

“在遥远的中南半岛,有个小小的村落,有一群中国人在那里生活。流落的中华儿女,在别人的土地上飘零无依,饱受战争的折磨——这就是美斯乐。”这是中国台湾歌手费玉清演唱的一首歌曲《美斯乐的中国人》。

美斯乐的历史与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渊源绵长,抛开政治因素,就其历史轨迹来看,无疑是一部反映华人为生存和发展,艰苦卓绝、可歌可泣的奋斗史。中国人民解放战争末期,原国民党第五军93师万余人在师长段希文带领下从云南败退至缅甸边境,几经辗转落脚泰北,困居高山密林中。

(此图摘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龚承业,台湾“中华救助总会”于泰北成立的工作团的团长。从1982年起,他赴泰北二十余载投身于救济服务及筹建“泰北义民文史馆”。

原国民党九十三师的后裔,他们大多祖籍云南昆明、保山一带。随着岁月的流逝,那段充满悲酸的历史已经沉淀为一份沉甸甸的记忆,成为今日美斯乐向游人述说的一个故事。

美斯乐成了这支国民党孤军的安身处,是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作为成为泰国公民身份的交换,93师充当了泰国政府的雇佣军去清剿泰共游击队和泰老边界的老挝共产党(巴特寮)部队。

国军93师虽然败给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但打泰共显然还是绰绰有余的,最后以1000余士兵生命的代价完成了全部清剿任务,93师因此在泰国有了可靠的栖身之处。

迄今,93师后裔不断繁衍壮大,已经从最初只有八九千人发展到现在的约十万人,寓居世界各地。

图说,同图中说明。

美斯乐位于海拔约1300米的泰国北部山区,村民们保留了浓厚的中国汉民族生活风俗习惯,是泰北地区最大的华人村。探访美斯乐,我们从参观93军纪念馆开始。

怀着一种好奇慕名而去,蜿蜒、狭长的山路把我们带到美斯乐。从饱经沧桑的健在老人,从风雅轩餐厅墙上悬挂的黑白老照片,从后裔集资修建的段希文将军陵园,从村中小店出售的《被遗忘的泰北美斯乐中国人》都能感受到中国元素……逝去的往事,没有被淡忘。

图说,同图中说明。

图说,同图中说明。

原国民党第五军93师师长段希文、雷雨田

图说,同图中说明。

美斯乐人不怕说起自己的过去,也不沉沦于往日的辛酸、困苦、血泪中。苦涩的过去,却更加激励他们平凡而顽强地活着,用自己的双手开发、建设起一个美丽的新家园。茅草屋变成了砖瓦房,度假山庄矗立山村里,络绎不绝的游人来了走、走了来。

美斯乐“段将军茶店”

门前开满了洁白的曼陀罗

原国民党93师师长段希文陵园

随着泰国政府对美斯乐农业和旅游业开发的扶持,美斯乐日渐成为泰北新兴观光度假胜地,美斯乐人的日子过得越来越美好。美斯乐的茶叶、咖啡,作为美斯乐的品牌特产行销泰国国内外。

美斯乐地处一千三百多米的高山上,风景优美,山林层叠,全年气候温暖如春。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奠定了美斯乐茶业发展的先天优势。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间开始,放下武器的原国民党九十三师部队人员受惠于泰国“皇家计划”,从台湾引种乌龙茶。而今,美斯乐已有高山茶园,还拥有三家大型茶叶加工厂和四家茶叶加工家庭小作坊,年产茶叶数百吨。

在美斯乐,随便走进一家小店,店主店员都会用中文、中国人的方式热情招呼——“来喝杯茶吧”。浓浓的茶香,在壶杯间升腾,在美斯乐村中山间飘逸。美斯乐人一样爱中国的传统节日,一样热衷于说中文、学中文。华文教育极受重视,成为美斯乐传承中华文化的载体。接踵而来的各路投资客,在美斯乐纷纷开办旅馆、饭店、商铺等各类旅游休闲设施,已经使这个安静、淳朴的山村渐渐改变,变得喧闹了许多,变得商风习习。有人迁往山下,有人进入都市,但美斯乐还是美斯乐,还保留着华人的传统。


最新回复 (4)
  • admin 2018-8-18
        50多年前从中国大西南败退到泰缅寮边区的原国民党93师,为世所遗、孤立无援,只能靠  为泰国政府征战,用血肉换取栖身泰北荒山的生存权。作家柏杨的一段题词道尽他们的悲惨命运:"一群被遗忘的人,他们战死,便与草木同朽;他们战胜,仍是天  地不容!"他们在丛莽中建立起难民村,度过半原始的艰苦岁月,在泰北原始森林里繁衍生息。美斯乐就是他们的聚居村落之一。
      飘零异域、倥偬半世纪的孤军甫一找到安身之处,便开办学校,让孩子们学习中  文,在这荒芜残破的绝地,传承中华文化的薪火。时至今日,在遥远的泰北,华人仍在努力地,想要翻越由政治和地理造成的心理和文化断层。他们与多民族的泰国  融合时,一刻也没丢下世代相传的中华文明。正如美斯乐的"家长"、94岁雷雨田将军,在提到泰北华人自我认同时,一次次重复的话语:"我们是中国女儿、泰  国媳妇。"

      50多年前,原国民党93师从中国大西南败退到泰缅寮边区,伺机"反攻大陆"。随着形势转变,先后两次撤往台湾后,余下数千人,辗转流落在丛莽里。他们前无出路,后无援助,靠为泰国政府征战,换取在泰北荒山的生存权,最终在美斯乐扎下了根。

      14岁的常丽芳,匆匆到乡公所见了父亲一面,关在乡公所的父亲叮嘱她快跑,去找常家世交、原国民党腾冲县县长,抗日时期曾任滇康缅游击第二路纵队司令的刘绍汤。常父说,刘绍汤一定会收她入伍,要她无论如何要自保,保住常家的血脉。

      那是1950年5月12日。

      第二天,她的父亲、三叔、小叔、二哥,在全城的斗地主大会上被就地正法。常家是腾冲大户,每年光收租子就能收四万多斗米,"是该被斗争清算的人民公敌"。和常家男丁一同被处决的共有20多人,也都是当地大户。

      那时,新中国刚刚成立7个月,云南腾冲解放才5个月,新的腾冲县委在征收公粮时受到种种阻挠,还发生了暴乱。从1950年5月起,腾冲县委县政府的中心任务就是剿匪和减租退押。

      除腾冲外,中国西南的其他地方也不太平,国民党李弥部、李国辉部正在暗中集结,跨过中缅边界逃亡缅甸组建"复兴部队"。虽是各路人马混杂,因为有抗日远征军26军93师底子,他们一直以93师自居。

      常丽芳就是在这时找到了刘绍汤。不久,刘绍汤带着她,和原云南绥靖公署科长马俊回、滇东机场守备司令苏令德等人一并逃往缅甸,投奔李弥。

      孤军出现在金三角

      1950年前后,像常丽芳、刘绍汤这样,先后投奔李弥的云南籍人氏、前国民党残军、边境两侧土司、往来于边境的马帮,多达6000多人。这些人在缅甸、老挝、泰国交界的原始森林中暂时驻扎下来。

      1950年初,李弥带着蒋介石的亲命从台北飞回缅甸。李弥要在三国交界处建立  "反共抗俄救国军滇南边区第一纵队"。12月,李弥任"云南省人民反共救国军总指挥"。从台湾回到缅甸的李弥,还从香港带来了原国民党39师少将师长、抗  战时期武汉卫戍区司令段希文。段出身云南讲武堂,是朱德和胡志明的校友。

      不久,这支受美国资助的军队开始由清迈向中缅边境转运。待残军在人员、补给上得到初步恢复,1951年4月,李弥指挥部队向中国边境上的解放军发动进攻,以失败告终。

      于是,李弥便不再急于反攻云南,将精力放到休养生息上。为了给部下灌输反共思想,他开办了反共抗俄大学,自任校长。同时他还开展多种政干培训,常丽芳就在1952年接受了这一训练,并被分配到政干队第三区。

      这一时期,李弥还做了一件对日后影响较大的事--修建了机场。

      从此,缅北森林边这片空旷场地上,经常有不明国籍的飞机出没,投下食物、军械。有时飞机会在这个简陋的机场降落,走下几名穿美军制服的男人,到森林中考察。

      在缅甸萨尔温江以东地区,到1953年已形成了国民党军事区,培养了近两万人,对外号称十万大军。这十万大军不仅背负着"光复大陆"的使命,还听命于美国中情局,联合钦族、印度雇佣军等缅甸反政府武装向缅甸政府发难。
    缅政府军在战争中惨败后,以国民党部队侵占缅甸领土,危害缅甸主权为由,状诉联合国。联合国做出了令李弥部撤军台湾的决议。

      1953年7月,蒋介石派蒋经国飞到泰北看望部队并传达指示:"择佳机,图反攻。"

      1953年底,台湾当局在撤走5000多人后,对外宣布精锐部队已悉数撤离,  余下不听命的部分,不再与台湾有关。但事实上,在缅泰老边界的余留人马,还是为反攻大陆准备的。李弥归台后,1954年台湾派柳元麟赴中南半岛上泰老边境  地区江拉重组"云南人民反共志愿军",共分五个军,五军军长就是李弥当年从香港带来的段希文。

      台湾派来专员整训"志愿军",扩充军械,壮大人员。这支武装为了地盘和毒品生意,经常和缅泰的各种势力发生武装冲突,与中国边境的解放军也时有磨擦。缅甸政府再一次向联合国提出控诉。

      1961年,蒋介石宣布第二次从泰国撤军,这次又撤走了5000人。

      泰国北部还余下4000人。他们的后代,今天向我讲述这段历史时,会不约而同地提到一份"密令",要求"只撤老幼、精干全留",踞此地建立反攻大陆的"复兴基地"。

      留下来的是云南籍军人居多,在台没有势力和社会关系的3军和5军。他们在政治上被孤立后,又被断绝了台湾当局和美国方面的经济支援,彻底成了孤军。

      常丽芳也成为孤军的一员。这一年,她25岁。

      正是1961年的第二次撤军,让《自立晚报》的编辑柏杨得知了这支悬在泰国北  部的国民党孤军,以邓克保的笔名写成《血战异域十一年》(后改为《异域》)一书,将这群身处死地的军人推进了台湾民众的视野。没过多久,这部披露了台湾当  局抛弃残军的小说就成了禁书。但它的影响力仍在不断扩大,影响了台湾几代人。

      命运交汇的路口?

      第二批残军撤台后,为了避开缅军和泰国政府军的追剿,段希文带着5军逃到一个仅有20多户人家的傈僳人村子密索隆。密索隆易守难攻,满山的原始森林虽有老虎出没,却可开垦山地。

      按照中国人的习惯和发音,段希文给这里取了个吉祥的名字:美斯乐。5军就在这里安下了家。

      段希文个人出资办了小学,教授汉字,传授中华文明。自孤军第二次撤台后,从台湾而来的各种援助就随之断绝。段希文明白,反攻大陆已成泡影。上世纪70年代初,他做出了对孤军来说至关重要的决定--宣布"放弃反攻大陆,不与大陆为敌"。

      这是孤军在泰国艰难生存的转折点。

      这一年是1964年,常丽芳28岁。入泰14年,她早已是一个久经丛林战的女兵。在刘绍汤的撮合下,她与运输队排长马文通结合了。

      她后来生了三个儿女。在她女儿马嘉媛的童年回忆里,每个夜晚都看着母亲的劳作入睡,家里堆着似乎永远也缝不完的军用被服、子弹袋、运送粮食的米袋。

      因为,孤军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安定。先是为了地盘与泰国政府军打,站住脚后为了争夺押运毒品的渠道和坤沙的张家军打,最后是为了生存权与泰国共产党打。
    孤军经历了多次决定命运的战役。

      1970年12月开战的叭当战役,泰国国防部作出一个大胆的决定:邀孤军出战。条件是收复叭当后,孤军可成立"泰北民众自卫队"。对孤军来说,有什么比能保留枪支和长期住在美斯乐更诱惑的?

      此后5年中,孤军联合泰国政府军6次出征,为泰国政府夺回了叭当,令泰方朝野皆惊。

      1980年,69岁的段希文心脏病猝发去世。他的参谋长雷雨田掌管五军。孤军在泰国的命运,走到了决定性的1981年。

      今天,美斯乐的泰籍华人还时常提起这一年。在第一代孤军老者口中,它是民国70年或2525年--他们习惯于民国纪年的方式,同时也适应了这个佛国的佛历纪年。

      1981年2月16日,孤军再度为泰国政府出征,3月8日取得考牙之战的胜利,泰国内战结束,泰国王室及泰国政府的地位再无威胁。孤军得到的回报是:有战功的和伤亡人员家属可获得泰国身份证。

      战后,普密蓬国王走进简陋帐篷里,看望伤员。对尊崇王室的泰国人来说,这是多大的荣耀啊,而这些伤兵们对国王俯下的身子竟然无动于衷。有人告诉国王,他们是不懂泰语的中国人。

      泰王至此才知道孤军和政府这桩"参战"与"入籍"的交易。普密篷亲自签发了第一批2000个泰国公民证给这些泰北流浪者,他们子女到了15岁即可入籍泰国。

      中国孤军在泰北的窘境由此扭转。他们从此,是生活在山上而不是被困在山上了。

      新"孤军"

      在泰北,有一个可通往美斯乐和满星叠的缉毒检查站,这里被称为"阿卡三角"。此处下山可以通往清莱、清迈乃至曼谷等繁华世界;向右可以进入世外桃源一般的国际观光区美斯乐;向北则是当年大毒枭坤沙的总部。

      虽然孤军和后代人通过鲜血铺就了一条下山的路,然而下山的路并不平坦。

      常丽芳的女儿马嘉媛出生在1969年,当时山上的小学只能办到4年级。马嘉媛兄妹三人小学4年级以后,就到山下学校就读。

      1980年代初,由于港台"送炭到泰北"活动的兴起,台湾方面开始关注到泰北孤军的艰难,每年提供几十个名额,奖励优等生到台湾上大学。常丽芳的两位哥哥都是赶上了这项资助,得以到台湾读大学。

      然而到了马嘉媛中学毕业时,泰北华人入台规定却变了:没有华侨身份或泰国公民证的人,不得在台湾升大学。

      尽管马嘉媛一满15岁就去申请入籍,但申请了三年还没走完泰政府繁琐的程序。和她一样没有拿到公民证的同龄人,在泰北的唐窝、美斯乐、满堂村等地区还有很多,不少人靠买假护照入台。

      由于无法升入台湾的大学,马嘉媛在当地打工。那几年,哥哥们已经在台湾读完大学,拿到了台湾的身份证。这意味着,他们在台湾有了合法的身份,可以公平地工作、参与社会竞争、成家立业、购车买房,享受健保(即医保)。

      马嘉媛终于拿到"泰国护照"时,已  是1989年。她来到台中就读商专补校,然而,三年后当她从补校毕业时,台湾的政策又变了--持护照的学生不能再申请台湾身份证。台湾方面希望持护照者学  成以后能"回到侨居地,在侨居地学以致用,发扬中华文化"(马嘉媛《我的经历》);更何况当时很多孤军子女手里拿的还是假护照,一经查出就没了任何法律保  护。就这样,一批批命运相似的"马嘉媛"滞留在台湾,不能合法打工,也没有护照回泰国,成为新时期的"孤军"。

      1995年,台湾星光出版社将回台孤军子女的文章结集,出版了《孤军后人的呐  喊--我们为什么不能有身份证》一书。其中一位名为陈绍良的男青年写道:"撤军到台湾的子弟,政府照顾得很周到,撤军到泰国的子弟,回到台湾就让我们自生  自灭,这合理吗?本来我们这群孤军后裔想去找民进党员来帮我们处理这件事,可是我们想一想,我们是国军子弟,父亲们为了保家卫国,奉献了一生......所以我们  不能这么做。"他已然无意中记录下1992年民进党对国民党所构成的威胁。

      两蒋时期忠贞地受命于"复兴"的军人及后代,在孤苦中始终没有放弃自己对"中国人"这一概念的认同。

      然而,2000年以前,国民党对孤军后人身份合法化的吁求反应迟缓。等到民进党上台,陈水扁推行"去中国化",又岂能容得下国民党孤军后人居留台湾呢?直到2008年国民党重新执政后,这一历史问题才被推进了一步。

      天地国亲师

      今天的泰北,华人的生活业已发生很大变化,禁毒后的美斯乐,果林茶园成为支柱经济,这块建有皇家佛塔的风水宝地已成国际观光区。

      一些经济相对富裕的家庭希望孩子们在曼谷、清迈或国外的大学毕业后,回家创业。第二代积累下的财富,第三代正在用于求学。更多的家庭是希望孩子能在外面多挣些钱,家里可以盖起楼房,买得起汽车。

      在美斯乐,每年都有不下20户人家往曼谷输送大学生,他们有的从曼谷毕业后又出国留学。从曼谷或清迈的大学毕业后,只有少数孩子愿意回美斯乐来创业。毕竟在曼谷工作机会多,会华文的学生又能找到一份月薪七、八千或上万泰铢的工作。

      随着泰北生活的改善、孤军子弟在泰国就业机会的增多,自然地挽留住一部分华人青年。看到收入水平与台湾相当,他们开始也像老一代那样,愿意落地生根。

      泰北的中国人家里,都供着"天地国亲师"的牌位。他们看上去比中国大陆更恪守这种人类敬畏与感恩的传统,历史与现实,又将泰北华人的家国概念塑造得层次丰富。

      两岸和解启动以来,孤军第二代中很多人都参与过和大陆的商贸来往,第三代的发  展方向变得多元。一位开茶社的老板告诉我:"孩子发展由他们自己定了,想去大陆发展也行,你们两岸都开始和解了,我们还怕什么;到台湾也可以;留在英国也  可以。到清迈也没问题,那儿房租比台北低。回到美斯乐?当然好啊,这里有家嘛"。
  • admin 2018-8-18
     有一件事情每次提起都让段浩川落泪。1990年,父亲手下的一个师长杨国光到昆明,告诉他泰国华人为段将军修建的陵墓已经在美斯乐竣工。次年他二次前往泰国,在父亲的陵墓前见到一个老人,风雨无阻为陵墓做保洁工作,每天他都会将陵墓的花岗石和柱子、地面擦洗得十分洁净。一问得知,此人名叫黄家福,已经60余岁,曾是父亲手下的一名老兵。他主动提出不要任何报酬,要为段将军守墓。“黄叔叔,你为什么要为我父亲守墓?”老人的回答十分质朴:“二少爷,你不知道,如果没有段将军,我们不可能活下来,也不可能有今天。”段浩川感动得流下泪来。
  • admin 2018-8-18
    尼克松在1972年惊讶地发现,北京的内圈要人仍然非常佩服蒋介石的品格,跟他们对外国和群众的宣传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同样的情况发生在战后的日本。岸信介和保守派元老对蒋介石个人非常敬畏,对蒋介石的政权却没有什么尊重,在1972年外交革命以后仍然不改。能够多次在敌人当中赢得这样的反应,绝不是侥幸成名的冒险家和伪君子所能做到的。

    作者:知乎用户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1377487/answer/38184672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 admin 2018-8-24
       
    泰北孤軍大事紀

    一九四九年(民國三十八年)
    國共內戰,國軍退守台灣,雲南境內的兩支武裝部隊—第八軍、第廿六軍所屬的一九三師、九十三師,約一千五百人,分別由李國輝上校、譚忠中校率領退入緬甸,為孤軍最早起源的「種子隊」。

    一九五○年(民國三十九年)
    五月,重編「復興部隊」,總指揮李國輝。與緬軍在孟果、大其力作戰大勝,和談後,撤出大其力,轉入山區活動。
    六月,韓戰爆發,美軍支援到,用以牽制中共,但韓戰結束亦撤支援。

    一九五一年(民國四十年)
    四月十一日,「雲南反共救國軍」總指揮部在孟薩成立,總指揮李彌。
    四月二十一二日至八月,曾反攻雲南,收復數縣,後被逼退。
    十月五日,在孟薩立「反共抗俄大學」,李彌任校長,李則芬為教育長,兵力超過三萬人,遍布薩爾溫江,期策應台海進攻大陸。

    一九五三年(民國四十二年)
    三月起,緬軍血攻薩爾溫江,緬軍慘敗,正式向聯合國提出控告侵略。
    五月,中美緬泰四國會議在曼谷召開,要求撤台。
    十一月至次年三月,第一次撤台七十人(南梆機場)。

    一九五四年(民國四十三年)
    七月,柳元麟重編部隊為「雲南人民反共志願軍」。

    一九五五年(民國四十四年)
    在江拉重整編組兵力,柳元麟任總指揮,下轄五個軍,台灣調派「特戰教導總隊」投入。

    一九五八年(民國四十七年)
    七月,反攻雲南(大陸實施「三面紅旗」);同年金門發生八二三砲戰。

    一九六○年(民國四十九年)
    十一月,中共與緬軍兩面夾擊,被迫放棄江拉。緬甸政府再次向聯合國控告侵略。

    一九六一年(民國五十年)
    三至五月,第一次撤台約五千人(清邁機場)。
    剩下兵力轉入泰國北部,第三軍李文煥部,入駐清邁省唐窩地區;第五軍段希文部,入駐清萊省美斯樂地區。

    一九七○至一九七五年(民國五十九至六十四年)
    與泰國軍隊共同六次征剿泰共。(一九七五年四月越戰結束)

    一九八一年(民國七十年)
    考柯考牙戰役,徹底消滅泰共,導致泰國政府重新確認孤軍的合法地位,對國家立功者可歸化入泰國籍。解甲歸田並在泰北邊界建十三個自衛村,助守邊防。

    一九八二年(民國七十一年)
    救總工作團到美斯樂,龔承業任團長,對難民村展開全面性救助工作,民間「送炭到泰北」資源陸續加入。

    二○○四年(民國九十三年)
    二月「泰北義民文史館」竣工,救總工作團完成階段性任務。
返回